首頁各類書籍正義與邪惡的較量3 在謊言國中尋找真理正義險些喪命全能神話語點醒夢中人奔向光……

3 在謊言國中尋找真理正義險些喪命全能神話語點醒夢中人奔向光明路

四川省 新新

「看人間淒慘萬狀,哪有人生光明路……」每當聽到《奔向光明路》這首經歷詩歌時,我總是思緒萬千,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並發自內心地慨嘆:若不是神道成肉身來在地上,在這人吃人的黑暗社會中,我上哪能找到公義?何時能看見光明?也許我早已被撒但踐踏、吞吃,不知死在什麼地方了。是全能神的到來讓我這個在黑暗中艱難喘息的苦難人終於得見光明,有了生存的希望,並看清了撒但魔王掌權的黑暗世界的真實面目,更看見只有公義的全能神才能撫平人間的不平,才能將這污穢的舊世界洗刷淨盡,唯有全能神是人類走向光明路的希望與寄託!

以前,因著接受國家的各種教育、宣傳,我總認為中華民族是個偉大的民族,有著幾千年不朽的歷史,如今,國家更是繁榮昌盛,人民安定團結,一派欣欣向榮的大好景象……我為自己能生在這樣一個「好」國家、「好」年代而感到榮幸、驕傲。於是,我立志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有一份力出一份力,有一份熱發一份光,以此來報效祖國,為「生我養我」的祖國增光添彩。後來,我找了一個稱心如意的對象,他家的親戚朋友都是在社會上有地位的人物,結婚後我們又有了兩個乖巧可愛的女兒,美滿的生活使我沉浸在一片美好的憧憬之中……但是接下來的一切變故卻使這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支離破碎,也使我這個被撒但的假相蒙蔽已久的人猛然醒悟過來,終於看清了大紅龍掌權的國家是多麼的黑暗與邪惡!在它權下生存的人民是多麼的淒慘與無助!

如今,每當回憶起那段黑暗痛苦的日子,我總是揪心的痛,有種後怕的感覺。記得那是在1997年,我公公開了一家飯店,到飯店吃飯的大部分都是各個政府機關單位用公款大吃大喝的人,這些吃公謀私的政府官員並不光滿足於吃吃喝喝,還得有小姐作陪才行,否則就不光顧此店了。為了迎合他們的需求,我公公便緊跟社會邪惡潮流,招了很多三陪小姐在飯店裡拉客。這樣一來,飯店的生意越來越紅火,我公公忙不過來了便讓我丈夫去飯店幫忙打理。從那之後,我丈夫就長期住在飯店裡不回家了。當我去飯店找他時,看著那些醉醺醺的小姐輕浮肉麻的動作,聽著她們那低級下流、不堪入耳的言語,我感到特別噁心反感,因此常常阻止丈夫去飯店幫忙,勸他去別的地方找個活兒幹,哪怕少掙點錢,只要夠維持家用,我們一家人能夠和和睦睦地過日子就行了。可是,丈夫根本不聽我的勸阻,為此我們經常吵鬧。他父母看我一再反對丈夫去飯店照料他們的生意,便以離婚來要挾我,想讓我屈服於他們,並揚言說如果離婚,他們可以玩弄權術讓我一無所有,包括孩子、工作、房子(房子是我的單位分給我的福利房)等,還要留給我幾十萬元的債務(我公公以他和我丈夫的名義給他二兒子買車搞運輸貸的款),我若順服他們,不再干涉飯店的事,就一切平息。面對這一切,頭腦簡單的我並沒有屈服於他們,認為他們一家人幹的都是邪惡敗壞、見不得人的勾當,是沒有理可講的,我不願再與他們這一家人摻和。再說,房子的歸屬權、債務人是誰只要稍微一調查就可確定。那時,我堅信在我們這樣一個「公平」「民主」的國家法律是公正的,法院一定會給我一個公正的判決。所以,我選擇了離婚。

2001年12月,縣法院一審判決書下來了,當時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判決結果是:孩子一人一個,我的單位分給我的福利房竟然判給了我丈夫,幾十萬元的巨額債務卻判給了我!正如他們之前要挾我的話一樣。這個判決結果簡直給了我當頭一棒,這意味著我將一無所有,我和孩子將要流落街頭,愚昧、倔強的我哪能服氣!我找到法院院長,要求他給我一個公正的答覆,否則我就一直往上告,因為終究會有講理的地方。院長一聽,主動提出重新審訴,可是二審判決書下來竟然是「維持原判」!對此,我委屈、不解:怎麼會是這樣?法律不是公正的嗎?法院怎麼會歪曲事實偏聽偏判呢?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從一個辦理此案的法官口中得知,其實法院早已把財產問題調查清楚了,貸款是他們父子給我丈夫的弟弟買車欠的債務,房子也確實是我的單位分給我的,當時已經下了判決書,但是縣人大主任付××插手了此事,他們又偽造了債務證據才改判的。後來,我又聽說,我丈夫他們為了打贏這場官司一次就送給縣法院安廳長(這些人都是他們家的關係網)3萬元錢。事情的真相原來如此!此時的我如同掉進了冰窟一樣心都涼透了,原來老百姓心目中的「人民法官」竟然是這副嘴臉!這些貪官污吏只認錢不認人,只要送上錢就可以改判,就可以將黑的說成白的,將反的說成正的,有錢的人無論罪惡再大都可以逍遙法外,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法院還有什麼正義可言!這哪有公平公正?哪有老百姓說話的地方?痛苦的打擊使我第一次感到這個國家所謂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維護公民的合法權益」,「為老百姓說話」等等全都是蒙蔽人、欺騙人的謊言鬼話!無助的我在家整整哭了一天,像我這樣沒錢、沒權又沒勢的人誰會為我說話?誰敢出來為我主持正義?這些貪官污吏聯起手來陷害我,我到哪兒去找個講理的地方!我萬念俱灰,感到自己像掉進了無底深坑般孤立無援,在這種黑暗勢力下插翅難逃,我被折磨得神魂顛倒,最後我想到了死,我想帶上一桶汽油到法院與那些貪官污吏同歸於盡,但轉念一想:這麼多貪官一起陷害我,我這樣做只能與一兩個同歸於盡,那豈不是太便宜其他的貪官了嗎?這時,我又想到了新聞媒體,他們的口號是「用事實說話」,「釋放老百姓的心聲」,他們的報道都是真實的,他們肯定是主持公道的,他們也一定能替我說話。於是,我又滿懷希望地找到報社,讓他們看了我兩次的判決書和庭審記錄以及那些貪官受賄的證據,可報社的答覆讓我大吃一驚!一名記者對我說:「大姐,我知道你說的這些都是事實,可是對不起,我們不能給你刊登,因為我們端的是國家的飯碗,如果我們把國家政府與執法部門這些官員的行為傳播出去,那不是砸了自己的飯碗嗎?我們也有我們的內部紀律呀,這些事是不能報道的!」我本來傷痕累累的心又一次遭到了重創。新聞媒體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竟然維護那些貪官的利益,掩蓋社會的黑暗面,還有什麼「內部紀律」。原來,他們都是只為國家政府、為那些貪官污吏說話的!這時我才恍然大悟:什麼「反映老百姓的心聲」,「為老百姓辦事」,什麼「用事實說話」等等這些都是虛假的,都是欺騙人的鬼話!他們報道新聞只本著溜鬚拍馬、互維互利的原則,只為那些貪官污吏、黑暗的國家政府歌功頌德、粉飾太平,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新聞媒體界也是一樣的黑暗!那時的我被這個冤案折磨得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沒有一個人能幫助我。可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惡氣,我想不通:為什麼明明是他們一家人搞歪門邪道,搞陰謀詭計,他們卻暢通無阻,而我不願與其同流合污、沾染不義之財卻遭到如此的陷害呢?我流著淚仰天長嘆:「天哪!這世間的公義在哪裡?誰會為我一個弱女子主持公道啊?這世界太黑暗了!」愚昧無知的我雖然經歷了一次次的失敗與打擊,卻仍沒有看透這個國家黑暗的根源與實質,依然心存一絲希望,認為這麼大一個國家一定會有個「包青天」出現的。於是,我決定從地方到中央一級一級地上訪,一定要找到一個主持正義的地方為自己討回一個公道。結果,他們官官相護,一級推一級,來回扯皮,我被他們像踢皮球一樣推來推去。我跑到省信訪辦,把我的上訪材料拿給接待上訪的人看,那人瞅了一眼材料,抬起頭來看著我,沒好氣地問:「你有幾個孩子?」我回答說:「兩個。」對方好像抓住了把柄,立刻反問:「你都超生了知道嗎?還上什麼訪!」就這樣胡亂找了個理由把我回絕了。但氣昏了頭的我還是不甘心,2004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時,我再次帶著上訪材料去了北京,我本想將材料交給一個人大代表好替我申冤,可到了天安門廣場一看,全是武警,根本沒法靠近,就在我左顧右盼時,一個武警站在了我身邊,問我:「你是來上訪的吧?」我說:「是。」一會兒一輛小車就將我帶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幾個小時後我家鄉的市長親自出面將我接了回去。路上他們問我:「你昨天晚上住在哪兒了?」我說:「住在一個小旅館裡了。」他們說:「不可能,你肯定是住在你的親戚家了。昨晚,北京市『地毯式』排查各個旅館、酒店,搜出5000多個上訪的,都遣送回本地了,怎麼沒找著你呢?」我也帶著好奇心問他們:「你們怎麼來得這麼快?」他們說:「每次開人大會都會有很多上訪的來北京,所以中央要求每次開人大會時全國各個市、縣的領導都得在這裡等著,有上訪的就隨時接回去。」路上我就將自己的冤情給市長說了,他答應協助我將我公公他們在銀行製造的假證據調查清楚,給我一個公正的判決。我以為這回可找到「包青天」了,可當我滿懷希望在市級法院等待公正的判決時,我卻等來了更重的打擊,市法院再次維持了原判!這時,我的心徹底碎了,欲哭無淚,欲喊無聲,心力交瘁的我再也無力與他們抗爭下去了。在2001年至2004年這漫長的三年多的時間裡,我將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這場官司中,我的不服、我的倔強、我的天真在這三年中已經被磨礪得無角無棱了,我服了!我徹底地服了!我決定不再上告了,因為這三年多來的苦難經歷已經告訴了我,在這個黑暗的國家裡沒有一個人是伸張正義的,沒有一個執法部門是主持公道的,全是黑暗、全是欺騙!什麼司法部門、新聞媒體、政府機關,全是貪官掌權,他們的心中沒有一絲的公平與正義,什麼「維護公民的合法權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什麼「執政為民,服務大眾」,什麼「新聞媒體是老百姓的貼心人,反映的是老百姓的心聲」,「我們尊重事實真相,用事實說話」等等諸如此類的話沒有一句是真的,都是騙子的謊言,都是這個國家愚弄人民、欺騙老百姓的鬼話!這個國家就是一個謊話大國,這個政權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騙人的,有的話雖然外表冠冕堂皇,但其實質都是為它自己的利益說話。這三年多的痛苦經歷讓我看到了一個鐵的事實:這個在我心目中曾經被仰慕的「偉大、繁榮、正義、光明」的國家實際上是一片黑暗、一片狼藉污穢!這與它所報道宣傳的名不符實!在這個黑暗的國家裡根本就找不到一點公平、公義,誰有權、有錢就可以亨通,窮人、平民百姓只能受欺受壓。經過一番無謂的掙扎後,我的心徹底涼了,感到活在這樣一個黑雲壓城、暗無天日的國家,永遠不可能有出頭之日了,真不如死了好。那時的我什麼都不想了,只想一死了之,來脫離這個黑暗的世界,了結自己悲慘的一生。

就在我完全陷入絕望的時候,一個姊妹將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可我仍被這場惱人的官司糾纏得心煩意亂,整日以淚洗面,只要一提起這事就揪心般的難受,陷在痛苦中無力自拔。後來,姊妹帶我一起吃喝神話,我看到全能神說:「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找著人生的歸宿?」(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誰真正為了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全能神的話語使我驚嘆,使我反思,我驚嘆的是:全能神竟三言兩語就將這個污穢世界的黑暗實質與現狀揭示得淋漓盡致!這時,我忽然發現神的話語不同於任何一種人類的語言,這是造物主的親口發聲,能直接剖開事物的實質。神的話又使我反思:自己這些年來為名利、地位、財產爭鬥廝殺、勞苦奔波,到頭來弄得身心疲憊還一無所得,我這一生到底為什麼活著?我該怎樣追求才是有意義的一生呢?帶著這些問題我不斷地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找到人生該走的正道。不知不覺中,藉著讀神話和與弟兄姊妹交通,我才認識到這個被撒但敗壞了幾千年的大紅龍帝國就是魔鬼掌權,黑暗得勢,這樣一個惡魔掌權的國家所教導給人的都是敗壞人、蒙蔽人的東西,而我多年來所追求的也正是它所灌輸的黑暗邪惡的東西,可我卻一點也看不透,竟然為了那不值錢的名譽、地位、錢財拼命地與這夥魔鬼爭鬥,但就我一個身單力薄的柔弱女子豈能鬥得過陰險狡詐的惡魔呢?我的反抗不但沒有為自己討回公道,反而害得自己傷痕累累、疲憊不堪,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甚至還差一點把自己的性命賠上。在神的開啟帶領下,我才看到自己所追求的東西實質上全是為著個人的肉體利益,是反面事物,而為自己、為肉體活著就是為撒但活著,這樣的人生是痛苦的,是不合神心意的!我逐漸明白了:作為一個人、一個受造之物應該為造物的主活著,為神奉獻花費,這才是最幸福的,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從此,我越來越渴慕神話,每天都讀神話。漸漸地,我在神話裡看透了人生,看事觀點也在悄悄地轉變,隨之我整個人的精神面貌也開始發生變化,那塊壓在我心頭三年多的大石頭在不知不覺中挪去了、消失了,我不再感到堵悶了,原來那整日愁眉不展的臉上也有了笑容,煥發出了光彩,我像個被黑暗囚禁了多年之後重見光明的人,心中有種說不出的喜樂與幸福!更讓我驚嘆不已的是,教會裡的人個個「與眾不同」,弟兄姊妹臨到事都在神話裡認識自己,解剖自己的存心目的,發生摩擦時都互相道歉,彼此包容,相聚在一起是越來越融洽,他們彼此相愛、扶持,互相幫助、體諒、安慰,那種從神來的愛使他們比一家人還親密,根本不像世上的人那樣爭名奪利、勾心鬥角,處處維護個人利益,一旦觸及個人利益就互相指責,互相推脫責任,最後反目成仇。世上都是誰詭計多、誰會溜鬚拍馬誰就能亨通,越是詭詐人就越吃得開;而在神家卻截然相反,人人都在追求做誠實人,不但要解決說謊的問題,就是心裡也不能有欺騙與詭詐,如果一旦說了謊話或做了詭詐的事都要敞開亮相,在弟兄姊妹面前解剖、認識自己,還要在神面前立定心志悔改、變化,接受大家的監督。我自己也親身體會到:當我有敗壞流露不敞開交通或不按真理實行時,神的話就會在裡面責備、審判;若一直硬著頸項與神對著幹就有各種管教臨到,迫使我放棄那些敗壞不義的思想或作法;還有,教會選拔帶領工人都是大家公認的比較誠實、正直、能主持正義的人,詭詐人是絕對不能在神家做帶領的。在教會這個不同尋常的大家庭中,我看到弟兄姊妹都越來越有變化,變得越來越單純、誠實、可愛,離罪越來越遠;而想想活在世界這個大染缸裡的人都追隨邪惡潮流,結果越來越污穢,越來越墮落!教會與世界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境界,兩種大相徑庭的生活。一個是充滿了愛,充滿正義、光明、溫暖、平安、祥和的幸福境地;一個是充滿黑暗、邪惡,充滿殺戮、殘鬥、廝殺、恐懼、痛苦的危險世界;一個是越來越向善,一個則是越來越向惡。在跟隨神的日子裡,藉著吃喝經歷神話,我逐步認識到造成這兩種鮮明對比的原因就是神家是基督掌權、真理掌權,全是公義,全是顯明,沒有一點遮掩的地方,人都順服在神的權下,都接受神靈的鑒察,誰也不敢越格,在教會裡人越追求真理越善良,越有正義感,並且越恨惡自己身上的罪,不敢觸犯神的性情,而不追求真理、崇尚邪惡、人性不好的人在教會裡根本就沒有立足之地。神是用他的公義治理著他的國度,在神家是光明、正義被樹立,邪惡勢力被驅逐,而這個污穢的世界卻是撒但掌權,罪惡橫行,它們崇尚邪惡,驅逐正義,專橫跋扈,欺軟怕硬,男盜女娼,將世界搞得烏煙瘴氣,越是邪惡敗壞、詭計多端的人越被尊崇、重用,越是誠實、耿直之人越無立足之地,這樣的邪惡潮流將人敗壞得越來越凶殘惡毒,越來越喪失人性!真是感謝神!是神話語的澆灌牧養使我終於睜開了靈眼,看透了這個邪惡世界的實質,我再也不去追求那些毫無價值、意義的污穢之物了,只願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堅定不移地跟隨全能真神走光明的人生之路。就這樣,聖靈一步一步帶領我認識了真正的人生,使我走上了人生的正道,我從心裡感到無比的幸福、甜蜜,感到自己實在太幸運了!真後悔自己當初太愚昧瞎眼、無知可憐,將幾年的大好光陰都浪費在打官司上了,我一定要把逝去的光陰奪回來!我想把這福音傳給更多的人,使更多的人能享受到神的愛與拯救。因著我的熱心、追求的勁頭越來越大,教會也不斷地加給我本分,我深知這是神特別的恩待與高抬,因而為神奉獻花費的心志也越加堅定,只求今生今世能全心全意盡好本分滿足神,為追求真理還報神愛活一回,不再為肉體利益奔波忙碌、荒廢光陰了。後來,我全身心投入到盡本分當中,從此踏上了我人生嶄新的歷程道路。

雖然藉著神話的開啟帶領以及自己的親身經歷,我對大紅龍崇尚邪惡的黑暗統治有了些認識,但是對大紅龍倒行逆施、抵擋真神、打擊正義的反動實質還沒有看透。後來,神擺佈環境使我進一步認識了大紅龍的醜惡面目,從而對它更加痛恨。

那是在2008年的春天,我在傳福音時被幾個警察抓住,它們不由分說將我強行帶到了公安局,一進去就對我一頓毒打,還口口聲聲說就是因為我信神才打我。當時三個警察輪流折磨我,它們一手抓住我的頭髮,一手往我臉上猛扇耳光,邊打邊罵,打得我兩眼直冒火星子,一會兒又抓住我的頭髮左右猛晃,薅下來很多頭髮,接著又用防盜門鑰匙猛戳我的臉,我的臉被戳得火辣辣的,疼痛難忍,隨後它們又把我的兩手反銬在背後,拽著手銬往上猛提……幾個警察變著法地折磨我,它們打累了就坐在一邊歇著,讓我蹲在地上,我蹲久了腿麻支撐不住就倒在地上,它們立刻把我拽起來又喊又罵……看著它們一個個窮凶極惡的魔鬼相,我心裡不禁打了個冷顫:這就是為老百姓除暴安良的「人民警察」「正義之士」?它們還指著自己身上穿的衣服羞辱我說:「你信神有什麼好的?天天傻乎乎地往外跑,你看看我們穿的,你再看看你穿得這窮酸樣!告訴你,還是共產黨對你好,你吃著共產黨的,喝著共產黨的,還去信什麼神,真是沒良心!」這幫惡魔竟歪曲事實、顛倒黑白,用各種謊言矇騙我、引誘我,人吃的、喝的明明都是神賜給的,它們卻說是共產黨給的,若神把陽光、雨露、空氣挪走,誰還能存活在這世界上!我不禁對他們恨之入骨,任憑它們怎麼說,我都一言不發,心中一個勁兒地默禱、呼求神。他們看我沒反應,立刻火冒三丈,大聲吼道:「你什麼也不說,是吧?好!從現在開始誰都不管你,讓你拉在褲子裡,尿在褲子裡!」他們不但瘋狂地折磨我,而且還毀謗基督,給基督造各種謠言妄圖矇騙我。它們對我的叫罵與毒打我都能忍受,但唯獨忍受不了它們對基督的褻瀆、毀謗。公義聖潔的神從天來到地上拯救我們這些污穢敗壞的人已是受盡了天大的屈辱,可神還要忍受這些惡魔無端的污衊與褻瀆!大紅龍掌權的國家喜歡邪惡,恨惡光明,根本不容許真理與正義在這個大紅龍盤臥之地存在,它們喪盡天良,瘋狂地逼迫、追殺基督,致使基督到處飄零無枕頭之地,對神的選民更是進行殘酷迫害,妄圖斬盡殺絕!這幫惡魔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邪惡實質也隨著它們的惡行昭然於天下!此時,我不禁回想起以往:我的公婆、丈夫開飯店招小姐,那些政府官員在那裡盡情地尋歡作樂,公開搞淫亂、包二奶,這些警察從來沒去抓過他們;那些貪官污吏收受賄賂、歪曲事實,幫著製造偽證,私改判決書陷害人,這些警察沒去抓過他們;那些信訪局的人玩忽職守,拿著人民的血汗錢在那裡打官腔扯皮,形同虛設,根本不做本職工作,公安局的人也從來沒去抓過他們;那些報社媒體的人從不敢報道真實的新聞,只會巴結討好貪官污吏,為他們歌功頌德,製造假新聞愚弄人民,公安局的人也沒有去抓過他們!而我們信神的人要追求走人生正道,要追求性情變化做一個真正的人,卻遭到這幫惡魔如此的逼迫,他們對信神的人狠下毒手,對公義聖潔的全能神無端地造謠、辱罵……大紅龍的滔天罪行一幕幕在我的心中浮現,一股怒火在我的胸中熊熊燃燒。這是什麼國家、什麼政黨?國家的執政掌權者對黑暗邪惡的事包庇隱瞞、大力弘揚,對政府官員帶頭搞邪惡淫亂、收賄受賄視而不見、置若罔聞,而對信神追求正義、光明的人則是竭力迫害、狠打狠殺,大紅龍的邪惡實質在此已經完全顯明。什麼新聞媒體的事實報道,什麼國家民主公開、和諧昌盛、光輝形象,什麼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誓言、決心等等,這些全都是騙子的謊言!都是虛假偽裝!都是製造假相愚弄老百姓的!今天我雖被抓遭毒打,但這場酷刑使我徹底醒悟,看清了這個大紅龍掌權的國家就是邪惡掌權、撒但掌權、惡魔掌權,國家的每一個官員都是大紅龍的爪牙,每一個機構部門都是撒但勢力實施權力的場所,整個國家全是邪惡,全是黑暗,根本沒有一絲的正義,更找不到一點公義,這都是由撒但老魔王的實質決定的,不管它外表說得多好聽,外表再會偽裝也改變不了它崇尚邪惡、打擊正義的反動實質!後來,警方沒有拿到任何證據,按規定三天後必須得放人,但他們仍不死心,便胡亂給我安了個罪名向我的家人索要了四千元後才將我放了出來。

回想往事歷歷在目,我深深地感到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人該受哪些苦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神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拯救人!神的良苦用心我今日才明白!神給了我救恩無數,可是我還給神的卻太少太少,這時我已淚流滿面,心中的滋味無法表達,不由自主地唱起了第170首經歷詩歌《奔向光明路》:「看人間淒慘萬狀,哪有人生光明路。撒但敗壞我至今,信神未蒙拯救豈不冤!未達目的欲擱淺,血海深仇又怎能忘記。神心尚未得滿足,怎能顧念前途與歸宿!難得碰見神一次,何敢虛度這寶貴光陰。多年心血豈能付之東流,半生心願怎肯隨風消逝!真光已經出現,公義開始露頭,光明之路展眼前。非被成全從何還報神愛,不合神用怎能雪恥解恨!追求得著真理才有出頭之日,豈能辜負神心意。到底是誰敗壞人,為何人類執迷不醒悟。任受魔王的踐踏,被神滅在地獄後悔晚。識破魔王的面目,使得有生之年認識神。神無枕頭地安息,何不奮起為真理爭戰?天地萬物原來為神所造,供神享受乃是理所當然,魔王厚顏侵佔,撒但罪惡滔天,千萬靈胞當奮起。神已來到為何不來尋求,事奉真神才有公義日頭。埋葬黑暗魔王,帶進人間光明,讓神在地得安息。道成肉身真神已經顯現,快來就光特大福音降臨。順服真道蒙福,抵擋作惡受禍,尋求真理在此時。公義的神帶來人間光明,人生意義在此完全顯明。義人尋求真理,智者必來就光,踏上人生光明路。」

走到今天,我深深感受到這個人世間沒有真情、真愛,只有神對人的愛是真實的,只有神是人唯一可依靠、可仰望的,只有神是正面事物的實際。如果人來在世上活一回不能認識神,從未體嘗到神的溫暖,只是為肉體奔波忙碌,活在這個黑暗的世界中痛苦掙扎,到頭來卻什麼也得不著,那人的一生又有什麼意義呢?我們要知道,神恨惡這個邪惡的舊世界,神要用千萬年稀有罕見的災難毀滅這個敗壞至極的人類,只讓那些信靠他、順服他的人類剩存下來,這是神要作成的工作,誰也攔阻不了!今天,當這福音傳於天下之時,也是顯明各類人的時候,義人必尋求真道,智者必來就光,不義的人卻仍舊喜歡不義。當全能神的末世福音臨到時,你的選擇將決定你自己的命運!我奉勸各位還沒有來到神面前的同胞們,神的作工浩浩蕩蕩,從不等待哪一個人,這次的選擇是決定自己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若你相信了撒但的讒言,拒絕了神的末世救恩,那將會永遠失去這最後的、唯一的蒙拯救機會,當災難降臨之時一切都晚了!我們不要將這事當兒戲,應該作慎重考慮才是。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 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162條原則)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傳福音實用手冊)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