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萬人之上的大帶領是如何放下地位的

41

李 軍

我出生在一個最貧窮的農村家庭,自幼失去父母,我和哥哥相依為命,是哥供我上學。小學五年級時,我腳上穿的鞋都露著腳趾頭,衣服更是破爛不堪,別的同學穿的衣服又好又整潔,我心裡很羨慕,心想:「我一定得好好學習,到有一天能出人頭地做人上人,吃好的,穿好的,有一個高的地位,讓別人高看,那樣活著才有尊嚴。」這些思想深深扎根在我幼小的心靈裡,名利、地位就成了我嚮往的美好的東西,成了我的追求目標,成了我的生命。上學期間我勤學苦讀,學習成績一直很好,我想靠著學習改變自己命運的心也越來越強烈。後來,我考上了名牌高中,因家裡貧窮,每到星期天我就回家拿一些玉米糰子和一些鹹菜來學校吃,我的虛榮心很強,看到別的同學吃的都是白面饅頭和從食堂買來的飯菜,我怕同學看不起,就獨自一個人躲在一邊吃飯。就這樣,我好不容易熬到高二,離考大學還有一年的時間,我心想:「憑我現在的學習成績,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學,到那時就有我的出頭之日了!」對於考大學我信心滿滿的,卻不料家裡越來越貧窮,最後就連一塊錢都拿不出來了,我怎麼還能再上學?為了減輕生活的壓力,我只好退學了。就這樣,我的大學夢破滅了,出人頭地做人上人的美夢破滅了,前途命運也沒啥指望了,我悲觀失望,痛苦不堪,也只好回家勞動,靠種兩畝田地來維持生活。我時常在心裡想:「整天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啥時是個頭啊?」後來,我看到一起上學的同學有好幾個考上了名牌大學,畢業後找到了好工作,有權,有地位、有名望,有對象,過上了幸福美滿的日子。再看看自己啥也沒有,就連對象都找不到,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常常怨天怨地,怨自己命太苦。後來,終於有人給我介紹一個對象,但必須讓我到女方家落戶,沒有別的辦法,我便接受了這門親事。一向愛虛榮、想做人上人的我,自尊心也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貧窮、最低賤、最讓人看不起的人。

到了1990年,有個傳道人傳我信了耶穌,傳道人對我講:「我們信不但有平安,而且能得永生,以後如果你傳的人多,作的工多,就能管理教會,得到神更大的祝福。」聽了這話我喜出望外,心想:「天下還有這麼好的事,我簡直不敢相信好運就這樣降在自己頭上了,我可不能錯過這個能讓自己出人頭地的機會。」為此我天天看聖經,走上了信主、傳福音這條路。我看到聖經裡保羅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從這些話中我知道了信主以後作王掌權是真的,信主真能出人頭地,高興之餘不由地想:「以往我在世界上什麼也沒得著,這回信主了,我可有了出頭之日了。」受地位心支配,我滿有信心,滿有愛心,撇棄家庭為主花費傳福音。先是到我的老家傳福音,建立教會,開始傳了十幾個人,又發展到一百多人,一傳十,十傳百,福音工作很快就發展起來了,不到一年時間,就發展到了好幾百人。看到這樣喜人的場面,我心裡非常高興,一向被人看不起的我,現在也有很多人讚揚與崇拜了,我的努力與付出終於有了回報。此時的我並不滿足,在享受地位的同時,我的心裡有了一個更高的理想與盼望,追求更高的地位,得到更多的人高看與崇拜!為此我便大發熱心到處講道,提高弟兄姊妹的積極性,大家也熱火朝天地配合傳福音、建立教會。到了1997年,教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做夢都沒有想到我們發展了幾百處教會,在外省也建立了很多的教會,我們傳的人數達到了三萬人。看到這樣的結果,我早已躊躇滿志不像以前的我了,再也不是當初那個被人看不起的窮小子,終於有了一個很高的地位,是幾萬人之上的大帶領了,教會裡所有的事都是我一個人說了算,下面的人也都聽我的,幾萬人都知道我「李軍」的大名。我若到哪處教會去作工,那裡的人都熱烈歡迎,車接車送,走到哪裡都是好吃好住。我住的接待家庭是個富戶,家中有轎車,我出去辦事,接待家的弟兄都是用車帶著我去,好像我的專職司機,我真是吃不愁、穿不愁,可謂是名利雙收,我家裡有點農活,弟兄姊妹都爭著給幹了,我感覺自己真是作王掌權了。這時的我就好像懸在半空中一樣,別提多美了,享受著地位之福,整天沾沾自喜,自我欣賞,竟忘記了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

受人崇拜

1997年年底,有兩個弟兄來找我,說:「主已經回來了,道成肉身在中國作工,開闢了新的時代,作了審判人、潔淨人的工作,名叫全能神。」開始我很抵觸,根本不相信,後來他們給我交通了神的三步工作、道成肉身的奧祕。我感覺他們說的都是我信主以來從沒聽到過的真理,感覺很新鮮,很得造就,難道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再來嗎?……我心裡尋思著。之後,他們又給了我一本神末世的說話讓我看。接下來幾個月的時間,我一直看全能神的話,聽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交通,後來,我從心裡定真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重歸,我特別興奮、激動,終於盼到主了。但又想到:「我若接受了,那我這麼多年辛苦建立的教會就會交到別人手裡了,我就啥也不是了,名利、地位、前途都沒有了,即使再讓我做帶領,也不可能有我現在的職位高,那我的權力、地位不就小了很多?」面對辛辛苦苦掙來的地位,我捨不得,放不下,怎能輕易就讓它失去呢?可我若不接受,這在神面前就是犯罪,很可能就會被神淘汰,永遠沒有蒙神拯救的機會了。就像希伯來書10章26-27節中說:「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面對神的新工作,我心裡有很大的爭戰,害怕接受後會失去現在人上人的生活,也害怕失去帶領的地位與弟兄姊妹的贊成、擁護,又害怕不接受會臨到神的懲罰,後來我把神話書留下,在心裡接受,外表卻不表明接受的態度,但整天提心吊膽的,左右為難。就這樣,我一直在心裡爭戰了好幾個月,都不能完全接受全能神的工作。後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三番五次地來找我,給我交通各方面真理,比如三步作工的真理,神名的真理,道成肉身的真理,末世神作審判刑罰工作的目的意義,以及聖經的奧祕等真理,弟兄姊妹越交通我心裡越亮堂,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工作;可是一想到即將失去的地位,我就又害怕接受。之後,我就問他們:「如果我接受了,以後能不能再讓我做這些人的帶領?」他們看我是一個地位心很強的人,就沒有正面回答我,拿出神話給我讀:「……神道成肉身來在人中間作工時,人都看見了神,都聽見了神的說話,看見了神在肉身的作為,那時人的觀念都成了泡沫,但那些看見在肉身中顯現的神的人,若存心順服就不被定罪,若是故意抵擋的就被定為是抵擋神的人,這樣的人就是敵基督,是故意抵擋神的仇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著人的心靈,以至於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沒有毅力、沒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沒有一點超脫自我的心志,更沒有一點擺脫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於人信神的觀點仍是醜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觀點一說出來簡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無能、卑鄙而又脆弱,對黑暗勢力不感覺厭憎,對光明、真理卻不感覺喜愛,而是盡力驅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在我眼中的人都是衣冠禽獸、都是毒蛇,不管人如何在我眼前裝出一副可憐相,我都不會向人發出憐憫之心,因為人根本不懂得黑與白的區別,人都不懂得真理與非真理的區別,人的理智如此麻木還想得福,人的人性如此卑鄙還想作王掌權,這樣的理智給誰去作王?這樣的人性怎麼能登寶座?實在是不知羞恥!都是不自量力的小人!我勸你們這些想得福的人先找個鏡子照照自己的醜相,你是作王的料嗎?你長了得福的五官了嗎?性情一點不變化、一點真理都行不出來還想著美好的明天,真是妄想!」(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聽完神的話,我呆坐在那裡,半天沒有說話,我感覺神的話如雷貫耳,又像一把利劍扎在我的心上,打中我的要害,把我信主這麼多年所作所為的卑鄙存心、醜陋的面目以及本性實質全部都揭示出來了,真沒想到全能神審判的話如此公義、聖潔,如此威嚴、烈怒,把我骨子裡的事都說透了。回想小的時候,因家境貧寒我就有一個出人頭地的心願,想做人上人的思想腐蝕著我的心靈,為了達到被人高看、仰望的目的,在上學期間我忍受屈辱發奮苦讀,苟活在撒但的權下,還認為是正當的追求目標;信耶穌之後,當聽說能管理教會,能得到大的祝福,我不惜撇家捨業地熱心跑路、傳福音,建立多處教會,因此得到很多的人崇拜仰望,我也就恬不知恥地享受著人上人的待遇,就認為這是自己的付出得來的,就以此為享受,開始作王掌權了。仔細想想我信主這麼多年,到底遵行活出了多少主的話?脫離了多少罪?這些都很少,我還想著作王掌權,真是不知羞恥,太不自量力了。此時接受著神話語的審判,我的臉好像被巴掌打了一樣通紅,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我坐立不安,又想到現在神作了新的工作來審判人、潔淨人,自己明知道是真神的作工,但卻為了不失去帶領的地位,不惜與神作對,抓著一文錢不值的地位不肯放手,自己不接受神的作工,也攔阻耽誤了弟兄姊妹迎接主來的好機會,看到自己真是衣冠禽獸,是抵擋神作工的。當我聽到神說「甚至人信神的觀點一說出來簡直是不堪入耳」,我想到自己問弟兄「如果我接受了,以後能不能讓我再做這些人的帶領?」這句話正顯明了我信神的卑鄙存心,還想在弟兄姊妹中間作王掌權,真是狂妄得失去理智,該受懲罰。神的話讓我不寒而慄,不禁對神有了一點敬畏、懼怕。我決定放下地位,接受全能神末世的工作,也願意把更多的弟兄姊妹帶到神的面前。1998年年底,我正式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之後便積極配合福音工作,傳我手下的弟兄姊妹,當時接受神工作的也有一萬人左右,通過半年的澆灌扶持,教會逐步走向正軌。

我以為自己放下地位接受了神的作工就是順服神的人了,追求地位的心也不那麼強烈了,也有一些變化了,誰知在神擺設的環境中又把我顯明了……後來,我看到以前在我手下的幾個同工都當上了中層負責人,卻讓我去傳福音,聽到這樣的消息,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裡很不是滋味,臉色也變了,就好像從天上一下子摔到地上一樣難受極了,心想:「我帶領教會七八年,都是管理別人,可是名副其實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帶領,弟兄姊妹都是聽我的,本想著我有管理教會的能力和經驗,還會接著讓我當帶領,萬萬沒想到,這一下子成了傳福音人員,真是太丟人了!」再想想自己做帶領這幾年,有很多人崇拜,走到哪裡弟兄姊妹都高看,吃、穿、享受得好,而傳福音得受苦,還要面臨福音對象的挖苦諷刺,沒有一點臉面、地位。我越想越難受,面對神家的安排,我消極軟弱不願意順服,放不下地位、虛榮。後來,帶領看出我的心思就給我交通,讓我放下追求地位的心,學會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並讓我看神話:「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別看你們現在跟隨著,對這步工作有點認識,但就你們的那個地位心仍沒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這個地位之福總掛心頭。為什麼多數人總消極起不來呢?還不都是因為前途暗淡無光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今天在這道流中凡是真實愛神的人都有機會被神成全,不管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只要存著順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就能被神成全。神按人不同的功用來成全人,只要你盡上所有力量,順服神的作工,就能被神成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各盡功用》)通過看神的話,我認識到我對神的悖逆,這次本分的調整,表面上是出於上層帶領的安排,其實,是神的公義審判臨到了我,更是神的愛臨到了我,這是神對我的拯救,對付我的地位之心,如果沒有神這樣給我擺設環境,用事實顯明我,我還以為自己已放下地位,是一個順服神的人了。這一不讓我做帶領,把我追求地位、崇尚地位的野心又顯明出來了。我如果再像以前那樣,追求當官掌權,做人上人,不就是一個頑固不化的抵擋神的人嗎?這樣追求下去,又怎能得到神的拯救呢?最終只能滅亡。自己做不上帶領,就不願順服,就消極軟弱,不願盡本分,正暴露出我追求的不是真理、道路、生命,還是地位!神用心良苦,為了阻止我走錯誤的道路,扭轉我錯誤的觀點,才藉此修理我、對付我,剝奪我的地位,擊碎我的野心、慾望,讓我認識反省,回頭放下地位,追求真理、生命,學會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我體會到了神的良苦用心,看到神的公義聖潔,同時,也認識到神成全一個人,不是看人有無地位,而是看人有無真理,愛不愛神,能不能順服神的作工。不管我們盡什麼本分,在盡本分時,能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能愛神,順服神的作工,都能達到被神成全。我明白神的心意,認識到神的拯救之恩後,我不再為自己失去地位而痛苦,也有了順服神與神配合和受苦的心志。神這樣愛我,費盡心思拯救我,我不能辜負神的良苦用心,我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不管做帶領或傳福音,就是讓我做平信徒,我也要好好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感謝神的帶領,教會安排我在外地傳福音,果效一直很好,也得了不少人。

2000年,教會又安排我和劉弟兄在內蒙古傳福音,在聖靈的帶領下,很快就有一百多人歸向了全能神,看到這樣的果效我們都很高興,把榮耀歸給神!神為了拯救我,藉著這次傳福音再次把我的地位之心顯明出來。一次,我和劉弟兄給新人聚會時,看到弟兄姊妹都圍住劉弟兄問這問那,都很樂意聽他交通,劉弟兄比我接受神的作工早,交通真理清晰透亮,因此大家都高看他,卻把我冷落在一邊不加理會。看到這樣的狀況,我的心立時沉了下來,低頭不語,心想:「在以前我做帶領時,弟兄姊妹也這樣崇拜我,都聽我的,我從沒有像今天這樣被人低看,被人冷落,真是太丟人了!」因受追求名譽地位的撒但本性支配,我爭強好勝的心逐漸膨脹,不知不覺,從心裡對劉弟兄產生反感,心想:「如果不是和你在一起配搭傳福音,我不就能露臉了?」有了和弟兄爭權奪位的卑鄙存心以後,我就更加注重多看神話,聚會時也多交通,可是我還是爭不回來,我不知不覺落在黑暗中,失去聖靈作工了。接下來,我的情形越來越差,消極軟弱,不願意再和劉弟兄配搭工作,一起傳福音我也不想交通了,只是和劉弟兄作個伴。地位名譽之心不但攔阻我的生命進入,更重要的是抵擋神的作工,讓我的心封閉起來,不能與劉弟兄和諧配搭。

因著我的悖逆,激起了神的怒氣,神嚴厲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一天,接到上層的通知,讓我到黑龍江齊齊哈爾傳福音,我心想:「這次可不用再和劉弟兄在一起配搭了,該是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我歡喜萬分,可就在半路倒車進車站的時候,我因沒有身分證被車站警察扣住,帶到車站派出所,這裡正在抓捕一個在逃的殺人犯,而我前段時間丟失了身分證,無法證實自己的身分,警察就把我當成了殺人犯。我剛到派出所,一個警察手裡拿著一張相片,看看我,看看相片,對我說:「這個相片中的人是不是你?他是個殺人犯,我們看這個人就是你。」他們讓我看了看相片,我說:「這個人不是我。」他們看我不承認,便狠下毒手開始刑訊逼供,連續折磨了我三天三夜,弄得我遍體鱗傷,不讓吃,不讓睡,連一滴水都不讓我喝,真是生不如死。我非常傷心難過,甚至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真想頭撞牆而死,用死來解脫肉體的痛苦。這時,我以前的異象也消失了,只是無比的痛苦、軟弱、消極,想想家裡的親人,如果我死了,父母年齡大了,兩個孩子幼小,以後誰來管他們?如果當初我不來這麼遠的地方傳福音,怎能無辜被打受這樣的苦?我被折磨得不成人樣,心裡無比的痛苦難過,原以為只要我配合傳福音,就能得到神的祝福,就能出人頭地得著出頭之日,沒想到今天會是這樣,以前向神立的心志沒有了,感覺前途暗淡無光,心裡特別消沉。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離開神活在撒但的黑暗權勢之下了,便向神呼求:「神哪,我知道你作的事都有意義,我現在處在消極被動的情形裡,心裡有了埋怨、誤解,該怎麼辦呢?求你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我想起了神的話:「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你的追求目標若不是為了尋求真理,那你不如趁此機會回到世界中大幹一番,你這樣虛度光陰太不值得,何必這麼折騰自己呢?美好的世界中什麼東西不能讓你享受?金錢、美女、地位、虛榮、家庭、兒女等等這一切世界中的產物不都是你最好的可享之物嗎?你何必在此繞來繞去尋找可安樂的地方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審判的話一針見血,猶如利劍扎在我的心上,使悖逆的我抱愧蒙羞,無地自容。回想我從小到大的所做所行、心思意念都是與神的真理背道而馳的,追求的都是地位名利、出人頭地、當官掌權、名望榮譽,都是神所厭憎的,都是不值錢的東西,我總是抓著這些東西不放,就是做夢都想往高處飛,就連我的骨子裡都是這些東西。信耶穌時,我有了地位就作威作福,高高在上,享受著地位之福,神末世的福音傳給我,我還拒絕抵擋不接受;後來不讓做帶領就不順服,不甘願傳福音,在傳福音中與劉弟兄爭奪地位、名譽,與他比試高低,比不上就消極軟弱,不願意盡本分,不想再和劉弟兄在一起配搭,試煉熬煉臨到時還發不少怨言。看看自己這一路走來,所追求的不是生命,不是真理,而是地位,神的話說過:「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我的地位心太強,應該受這樣的痛苦熬煉,應該受這樣的刑罰,我看到了神的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我對神產生了真實的敬畏與懼怕,神的話不是在嚇唬我,都是事實,滿帶著權柄,我今天受這些苦都是我該受的,是我自作自受,神擺設環境來刑罰審判我,都是因我的敗壞太深,追求地位的心太重。如果沒有這樣的審判,我不會反省自己,也不會更深地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更不會放下地位,整天在神的作工中繞來繞去,不能達到真正的變化,我看到神的愛沒有離開我,臨到這樣的環境是我的需要,是為了潔淨、變化我,刑罰審判是神對我極大的拯救。我對自己追求地位的本性產生恨惡,對神產生敬愛,這時,我感覺身上的疼痛也減輕了,心中的痛苦也好多了。我向神作了個真實悔改的禱告:「全能神啊!今天我臨到這樣的刑罰審判都是你的公義性情,也是你的愛臨到了我,以前我悖逆抵擋你,整天圍著地位轉,把地位看得高於一切,甚至為了地位,不惜損害神家利益,盡本分不與劉弟兄配合,信神不追求真理,不追求性情變化,今天受到這樣的懲罰是我該受的,就是讓我死在這裡,也是你的公義,是我該死,我願順服神的安排與擺佈,不再發怨言,不再有自己的選擇。神啊!如果我能活著出去,以後我願放下地位,好好追求真理按神的話活著,好好盡本分,來還報神的愛。」禱告完之後,我的心平靜了許多。當我順服神、依靠神的時候,神的拯救臨到了我,接下來惡警就再沒有打我。第四天早晨,惡警從外面帶來一個醫生來給我看傷,醫生看完之後,就對惡警說:「這個人不能再打了,再打可能就不行了。」後來,神為我開闢出路了,惡警看我真的不是殺人犯,就把我放了。回到家以後,在醫院檢查,我的右腿被打成骨折,肋骨被打斷一根。在以後的幾個月裡,我一邊養傷,一邊看神話來反省自己,神的話說:「你若現在不順服下來,到最終你得個咒詛回去就高興了嗎?生命的道你不注重,只注重地位、稱呼,你的生命怎麼樣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看了神的話,反省自己這些年的追求,我懊悔萬分,後悔自己不注重追求真理只注重地位,一直不悔改觸犯了神的性情,遭到神的咒詛,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不到黃河不死心,得到神的懲罰後才有所醒悟,我真是太麻木了!感謝神的審判刑罰,使我從錯誤的追求中幡然醒悟、勒馬回頭。一首神話語詩歌《刑罰審判是最真最實的愛》溫暖著我的心:「神沒有恨人的成分,他所作都是真實的愛,就是刑罰審判也是神的愛,是對你們極大的拯救。只因為你們太悖逆,又生在淫亂罪惡之地,已被撒但踐踏,神不願人再墮落,不忍心讓人墜落陰間,神才幾番刑罰審判,幾番熬煉,這是父教子般的深沉愛,他是為了把你們往正道上帶,也是極大保守,更是極大恩待。雖然因這刑罰審判你們也受了不少苦,甚至死去活來,但也得著了最真、最實、最寶貴東西。看見受造之物的歸宿,得知人類敗壞的起源,看見了神臂膀,看透了人生,得著了人生的正道。因著有了今天的刑罰審判,你才認識全能者的奇妙作為,看見他公義性情和美麗榮顏,否則你們的信將全是枉然,否則你們的信將全是枉然。

經歷審判的轉變

聽完詩歌,我淚流滿面,我看到神的審判刑罰不是恨我,而是愛我,神多次擺佈環境刑罰、審判、熬煉我,是神對我極大的拯救,最真實的愛,是神對我的保守,更是神極大的高抬與恩待!在痛苦的熬煉中,我的肉體和心靈受了許多苦,流了不少的淚,但這苦沒有白受,這也是我一個敗壞的人該受的苦,正是我生命的需要,如果沒有這樣的熬煉之苦,我也不會真正地認識自己被撒但敗壞得這麼深,竟把地位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為了地位越來越墮落,甚至喪失人格尊嚴,失去人性,最終只能走向滅亡。我看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神的聖潔不容人玷污,神最恨惡我們爭權奪利,我更看到神的主宰、神的全能,如果不是神的拯救,我就是有十條命也會死在惡警的手裡。我這口氣息是神忍耐寬容換來的,我應該為神擺上,好好追求真理,盡好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的愛。

我的傷情好轉後,又外出傳福音了。這時,我在外傳福音也不感覺受苦了,覺得我能活著盡本分這是神對我的高抬,在和別人配搭傳福音時,不再與別人爭高低,也能和睦相處了。當地位之心出來時我便想起那次神對我的刑罰,我對神有了懼怕與敬畏之心,禱告背叛自己追求名利地位的心,感覺不那麼受地位轄制捆綁了。感謝神,我能有這一點點的變化,這都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

後來回到本地,我便在本地傳福音。有一次,我們福音小組聚會,我萬萬沒想到給我聚會的是信耶穌時我手下的同工楊弟兄,看到他我大吃一驚,以前都是我給他聚會,帶領他七年,今天反過來了,他給我聚會來帶我。當時我感到臉上火辣辣的,有點掛不住,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又想爭地位了,我想起以前神是如何來審判刑罰帶領我的,立刻向神禱告,調整自己不對的情形。感謝神的保守,我沒有因著地位消極軟弱,還能放下自己以往做帶領的架子,和楊弟兄好好交談傳福音的工作。楊弟兄雖然是教會的同工,但他並沒有以同工的身分來對待我,也沒有站在高位上來教訓我,和我們這些傳福音人員平等相處,還和我們討論怎樣把福音工作搞好,採納我們合理的意見。這讓我看到每個人在神的作工中,在神的審判刑罰中都有些變化,不再像以前那樣你爭我奪,都想有個高的地位了。我也不再為名譽地位而活著,我感覺放下地位,活在神的光中,釋放自由、輕鬆愉快。

通過十幾年的經歷,在神的帶領下我得到了很多,也有了一些變化,我更清楚地認識到名利、地位,出人頭地做人上人,就是撒但用來捆綁人的枷鎖,我活在撒但的權下被它愚弄,被它苦害,越來越悖逆神、抵擋神,離神越來越遠,是神一次次精心擺設環境、人事物顯明我,審判刑罰我,拯救我,變化我,我才有了今天一點點真正人的樣式。我看到神的良苦用心,神的愛是那麼浩大,神的憐憫與寬容是那麼無私,神在等待我甦醒、回轉,不管我有多少悖逆與埋怨,神從不計較,就像父母愛兒女一樣,一步一步拯救我脫離撒但的苦害,讓我走上人生道路,神在我身上付出的心血代價太多了,才喚醒了我那麻木的心靈,使我這樣一個地位心極強的人有了一些變化,脫離了撒但的苦害,這都是神的刑罰審判的作工達到的果效。現在,我雖然有了一些變化,但離神的要求還相差很遠,我願在以後的經歷中接受神更多的刑罰審判、試煉熬煉,達到徹底得潔淨變化,活出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基督教會視頻《神的拯救》基督徒如何擺脫名利地位的苦害...
基督教會視頻《脫去地位「枷鎖」好輕鬆》基督徒如何擺脫罪的捆绑...
教會生活電影《審判中的轉變》基督徒如何脫離名和利的枷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