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從羚羊集體跳崖的故事中聯想到……

379

謙 卑

一天,我在一篇文章中看到有關羚羊集體跳崖慘死的故事,說的是一隻領頭羊因患眼疾沒看清草叢前面是懸崖,縱身一跳跳下了懸崖,其餘羚羊也跟著跳了下去。本來視力好的羚羊能看到前面是懸崖,為什麼還能跟著領頭羊跳下去呢?原來羚羊的習性是跟著領頭羊走,領頭羊怎麼走牠們就怎麼走,沒有了自己的判斷能力,結果這些羚羊紛紛跟著領頭羊跳下懸崖,造成了羚羊集體慘死的場面。可見,盲目跟隨很容易走錯路,嚴重的還會給自己帶來災難。

我在感嘆羚羊慘死的同時,不禁想到我們基督徒在信神、跟隨神的事上,如果心中沒有神的地位,在臨到的事上不加分辨,像羚羊一樣盲目地隨從領頭羊,將會永遠失去神的救恩。

回想當初耶穌在猶太顯現作工時,主耶穌結束了律法時代,開闢了恩典時代,發表了「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馬太福音4:17)的道,針對當時人的現實問題、難處,給人指出了更新、更實際的實行路途。主耶穌在傳道作工期間,還顯了很多的神蹟奇事,如: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一句話平靜風和海,使瞎子看見、死人復活,等等,主耶穌的說話作工無不彰顯著神獨一無二的權柄與能力。當時,很多猶太人看到主耶穌說話、作工有權柄、有能力,也願意跟隨主耶穌,聽主耶穌講道,當主耶穌騎驢進耶路撒冷的時候,猶太百姓都夾道歡迎,合城都驚動了,高呼主耶穌的名。可當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散佈各種謠言鬼話定罪、攻擊、論斷、褻瀆主耶穌,否認主耶穌就是要來的彌賽亞時,猶太人也開始隨從法利賽人否認主耶穌,甚至當主耶穌被捕時,他們聽從法利賽人的挑唆高呼「釘他十字架」,最終他們隨從法利賽人將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

猶太人隨從法利賽人將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

猶太教信徒盲目聽從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的話,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觸犯了神的性情,遭到神的懲罰,他們犯的是和跟隨領頭羊集體跳崖的羚羊一樣的錯誤。猶太教信徒信神卻不認識神,還能抵擋神、定罪神,這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個警戒。那猶太教信徒為什麼會隨從法利賽人抵擋主耶穌呢?他們失敗的原因是什麼呢?

神的話說:「有一部分人不喜歡真理,更不喜歡審判,而是喜歡勢力,喜歡錢財,這樣的人稱為勢力派。他們專門找那些在世上有勢力的派別,專門尋找從神學院出來的牧師、教師,即使是接受了真理的道也是半信半疑,不能全身心投入,口裡說著為神花費的字句,眼睛卻專注著大牧師、大教師,對基督則是不屑一顧。……他們只看重地位、名望,看重勢力,他們看重的是龐大的集團、派別,對於基督所帶領的人他們根本就不放在眼裡,他們根本就是那些與基督、與真理、與生命背道而馳的背叛者。」(摘自《你真是信神的人嗎?》)猶太教信徒信神失敗主要是因他們不喜愛真理,而是崇尚地位、權勢,他們名義上信神,實際上卻是在信人、跟隨人。在當時,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都屬於宗教界上層領袖,有權力、有地位,尤其祭司長更是猶太教最高的首領,具有絕對的權威與崇高的地位。所以,猶太教信徒對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甚是崇拜、仰望,對他們不加任何分辨盲目順服,甚至把他們當成自己信神路上的領頭羊,認為跟著他們信神肯定不會錯。而道成肉身的主耶穌出生在普通家庭,沒有顯赫的地位與高大的形像,跟隨主耶穌的人多數也都是普通百姓,沒有勢力,也沒有什麼名望,主耶穌帶著門徒作工傳道時,還會遭到人的定罪、棄絕。因此,當主耶穌顯神蹟奇事,賜給他們恩典、祝福時,猶太教信徒也隨大流跟隨主耶穌,可當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散佈謠言論斷、毀謗、褻瀆主耶穌,甚至還聯合羅馬政府要將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時,猶太教信徒又立馬隨從猶太教首領,盲目地跟著他們一起定罪主耶穌。猶太教信徒不喜愛真理,不注重考察主耶穌的說話作工,而是一味地崇拜地位、權勢,跟隨人、仰望人,走上了抵擋神的不歸路。

另外,猶太教信徒信神失敗的另一方面原因是他們沒有真理,不會分辨,對法利賽人仇恨真理的敵基督實質看不透,被他們假冒為善的外表所迷惑。猶太教信徒看到法利賽人常常給他們講解聖經,甚至還站在會堂和十字路口作很長的禱告,在街市上做施捨行善的事,就連「不仔細洗手就不能吃飯」這類古人的遺傳和宗教儀式,他們也都歷代拘守……猶太教信徒因此對法利賽人特別仰望、崇拜,認為他們遵守神的誡命,對人很有愛心,卻絲毫看不透法利賽人所做的這一切完全是在偽裝自己、顯露自己,藉此矇騙信徒、牢籠人心,使信徒都崇拜、仰望。對於主耶穌揭示法利賽人「他們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所以將佩戴的經文做寬了,衣裳的繸子做長了」(馬太福音23:5)的話,猶太教信徒也絲毫不接受,還一味地仰望、崇拜法利賽人。

尤其當主耶穌顯現作工時,法利賽人為了將信徒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不失去地位、飯碗,散佈各種邪說謬論,說「主耶穌不叫彌賽亞,不是從神來的」「主耶穌的作工超出了聖經,是異端」「主耶穌不守安息日,違背了聖經,是罪人」等等,他們明知主耶穌的話有真理,還故意試探主耶穌是不是神的兒子等等,甚至編造各種謠言定罪、毀謗、褻瀆主耶穌,最後聯合羅馬政府將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從法利賽人瘋狂抵擋、定罪主耶穌,藐視主耶穌所發表的真理上看,法利賽人就是假冒為善、陰險、詭詐、惡毒之人,是迷惑人、牢籠人、瘋狂與神為敵的敵基督。正如主耶穌所揭示的:「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馬太福音23:15)「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馬太福音23:33)

而當時的猶太教信徒不明白真理,不會分辨法利賽人仇恨真理的敵基督實質,反而覺得他們熟讀聖經,精通律法、誡命,為傳揚見證耶和華神的福音付出了很多代價,肯定是最認識神、最忠於神的人,因此盲目崇拜、跟隨。以至於當猶太教信徒聽了主耶穌講的道,看了主耶穌行的神蹟奇事,感受到主耶穌作工、說話有權柄、有能力,卻因崇拜、仰望法利賽人,盲目隨從猶太教首領抵擋、定罪主耶穌,釀成了悲劇。

看著故事中羚羊的慘劇,再想想猶太教信徒慘痛的教訓,我深受觸動,意識到真正信神、喜愛真理的人不會是一株牆頭草,盲目隨從哪個人,臨到事偏聽偏信,而是能凡事尋求神的心意,凡事以真理為準,誰說得對、合乎真理就聽誰的,誰說得不合乎真理堅決拒絕、反對。因為無論何許人士,就算有崇高的地位、淵博的聖經知識,在神面前都只是塵土,他們的話不是真理,只有神的話是真理,是衡量是非對錯的準則,我們無論臨到什麼事都能以真理為原則,才能避免走偏路。就如主耶穌的門徒彼得、約翰、拿但業等人,面對主耶穌的作工,他們不盲目隨從猶太教領袖,而是能主動尋求考察主耶穌的作工說話,當他們從主耶穌的話裡聽出主的話有權柄、有能力,能揭露人的隱情,揭開天國的奧祕,正是神的聲音時,就不受宗教界首領的影響,堅持跟隨主耶穌,最終迎接到了彌賽亞,得著了主的救恩。

這時,我不由得反省自己,在生活中我無論臨到什麼事都去問牧師長老,認為牧師長老為主勞苦作工多年,聖經知識豐富,聽他們的絕對不會錯。我信神心裡沒有神的地位,沒有在聖經中主的話上下功夫,尋求主的心意,而是一味地聽從牧師長老,我這不也是信神卻跟隨人的人嗎?想想猶太教信徒隨從法利賽人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可是血的教訓,我一定得吸取啊!這時,我不由得想到如今已是末世,主再來的很多預言已經基本應驗,主很有可能已經回來了,在迎接主來的事上,牧師長老一直告訴我們「凡傳主來的就是假的!」因此,我即使聽到主來的消息也沒有去尋求考察,現在我明白了,我不能再盲目聽信牧師長老的話了,我的心中得有神的地位、有主見,得效法主耶穌的門徒彼得、約翰、雅各他們,當聽到主耶穌已經回來的消息時,能主動尋求考察神的新作工,以神話真理作為衡量真假道的標準,這樣才能迎接到主耶穌的再來,避免重演猶太教信徒的歷史悲劇啊!

相關內容

  • 嚮往小草般坦然灑脫的人生

    小草,沒有花朵驚艷的外表使人眼前一亮,也沒有大樹高大挺拔的身軀令人讚嘆,反而常常被人遺忘、忽視。但它卻默默地貢獻著自己的一絲綠,無怨無悔、從不爭競,活得坦然、灑脫。現實中的我們總是追求當名角、露大臉被人高看,從來都不甘於做一個平凡、普通的人,為此常常在得不到的痛苦中掙扎。我們該如何像小草一樣笑對人生,活得釋放自由呢?請看……

  • 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有聲讀物)

    人該怎樣活著才有意義?多數人認為得到名利、地位、金錢活著才有意義,我的父親也是這樣的觀點,並且一生都在追求這些。然而,年老時名利雙收、風光無限的父親卻身患絕症,永遠地離開了我們。這使我不禁反思:人生短暫,我們人到底怎樣活著才有意義呢?

  • 看「王魚自殘」有感

    曾看到一個故事,王魚是布拉特島獨有的一種魚,牠有一種特殊的本領,就是能夠吸引一些比較小的動物貼附在自己身上,然後慢慢變成自身的一種「鱗片」。通過不斷吸住這些附屬物,王魚的身體會變得越來越大,比沒有鱗的王魚至少要大出四倍。可是到了王魚晚年時,隨著身體機能的日漸退化,這些附屬物也會漸漸離開牠,王魚就重新恢復為原先那個較小的外形。被「剝奪」了鱗片之後的王魚,哪怕沒有受到外界的攻擊,也無法再適應這個世界,痛苦難耐之下,牠們會選擇自殘——猛撞岩石,掙扎數日後死去。王魚慘死的情景不知讓多少人感慨萬千,很多人認為這是王魚自作自受,因為牠拿來作為自身鱗片的那些附屬物,本來就不屬於牠。

  • 醜女孩的完美蛻變:從自卑到自信 她是如何做到的

    在這個看臉的時代,人人都追求高顏值,而她卻偏偏長了一張跟不上時代的臉,為此常常遭到別人的誹議,活在了痛苦、自卑中。但現在她找回了自信,再也不怕被人嘲笑、貶低了!從自卑到自信,她是如何做到的呢?請看……

  • 你的人生是「杯具」還是喜劇(有聲讀物)

    約伯的經歷給了我很大的啟發,他生活淳樸,不貪婪,不追求奢華,而是持守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追求順服神的主宰,任神擺佈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