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歷經患難 神愛相伴

167

河南省 李玲

我叫李玲,今年七十六歲了。1978年,我因病信了耶穌,期間得了很多恩典,為此我大發熱心為主作工,各處講道、傳福音,還接待弟兄姊妹。很快教會便發展到兩千多人,因此中共政府的逼迫也隨之而來。為了阻止我信神、傳福音,警察曾多次抄我的家,每次抄家凡是家裡值錢的、能拿走的東西都被他們拿走,甚至連電燈泡都擰下來帶走了,而且我還被公安局抓捕、關押了十幾次。1996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兩年後又經歷了中共政府更加瘋狂的抓捕迫害,我深感在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信神太不容易了。雖幾經磨難,但我卻感受到了神對我的拯救與愛。

1998年5月的一天凌晨兩點多,一陣猛烈的敲門聲把我從睡夢中驚醒,我不由得緊張起來,心想:「準是警察來了!家裡還住著五個從外地來傳福音的弟兄姊妹,該怎麼保護他們呢?」我心裡一陣慌亂。沒等我去開門,警察就「咣」的一聲把門踹開了,公安局政保科科長舉著槍,十幾個警察拿著電警棍氣勢洶洶地闖了進來。一警察一進門就朝我身上猛踹,並大罵:「他媽的,你被抓那麼多次還敢信神!我非把你弄得傾家蕩產、家破人亡不可!」這幫惡警在屋裡大吼大叫:「我們是公安局的,快起來!」沒等弟兄姊妹穿好衣服,他們就強行把我們六人雙雙銬在一起,並對我們強行搜身,我手上的一枚戒指也被他們搶走了。接著,警察在屋裡翻箱倒櫃,連裝麵粉的缸都攪了攪,麵粉撒了一地,東西扔得遍地都是。最後,他們共搜走十一台錄音機、一台電視機、一台電風扇、一台打字機和兩百多本神話語書籍,還把我兒子的抽屜撬開,把兒子剛發的一千多元工資也搶走了。十幾個警察正準備把我們押往派出所時,我兒子下班回來了,他一看工資沒了,就跑出去問警察要錢,一警察使詭計說:「我們回去查查,是你的錢就退給你。」誰知當天晚上他們就以「妨礙公務罪」來抓我兒子,幸虧兒子事先外出躲避,否則也被抓捕了。

警察將沒收的書籍、物品拉到派出所後,又連夜將我們六人押送到縣公安局單獨關押。在號房裡,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回想1987年自己被抓時的情景,當時被惡警又打又罵,險些被折磨死,我還親眼看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不到兩個小時就被警察活活打死了,一個女人被提審回來說她被兩個惡警輪姦了,此外,警察還逼人坐老虎凳,用烙鐵烙人,用電警棍把人的舌頭都燒爛,血水都電幹了……他們用盡各種卑鄙、惡毒的手段折磨人,實在令人髮指。在我被抓的十幾次裡,我是親眼目睹、親身經歷了這些心狠手辣的警察的殘酷迫害,他們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都幹得出來。如今我再次踏進這個「鬼門關」,聽到警察說進來就得被「扒層皮」,我感到非常害怕:今天他們在我家搜走那麼多東西,還抓了幾個弟兄姊妹,一定不會輕易放過我的。為此,我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我們今天落入警察手中有你的許可,因他們都是絲毫沒有人性的惡魔,我心裡很軟弱,求你加給我膽量與智慧,賜給我當說的話,我願意為你站住見證,絕不當猶大背叛你!更願你保守被抓的弟兄姊妹都能在此環境中站立住!神啊!你是宇宙的大君王,萬事萬物都在你的主宰安排之下,我相信只要真實地依靠你,你必會帶領我們勝過撒但的黑暗權勢!」禱告中,神開啟我想到神的話:「現在基督的超脫生命已經顯現,沒有你可懼怕的,撒但就在我們腳下,它們的時候不會太長了。……無論怎樣都要忠心於我,勇往直前,我就是你的堅固磐石,依靠我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篇》)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是啊,神是全能的,撒但永遠是神的手下敗將,沒有神的許可它也不能把我怎麼樣,想想我自信神以來曾遭到中共政府十幾次的抓捕,不都在神的保守之下一次次勝過來了嗎?又想到先知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因持守耶和華的名、敬拜耶和華神,遭到惡人的陷害,被扔進獅子洞、烈火窯,但有神的保守他們都安然無恙。想到這些,我心中的膽怯瞬間即逝,渾身充滿力量,無論撒但如何逼迫、殘害,有神作我堅強的後盾,我無所畏懼,願意憑信心與神配合,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

第二天上午,警察開始審訊我,以前多次審訊我的那個警察瞪著眼睛、拍著桌子吼道:「又是你這個老太婆,今天又落到我手裡了,這次你再不老實交代,就叫你吃不了兜著走!快說!住在你家的那些人都是哪裡人?誰是教會帶領?書是從哪裡來的?打字機是誰的?」此時我不由得緊張起來,因這個惡警特別凶惡、蠻橫,盡把人往死裡整,我膽怯地低著頭一聲不吭,在心裡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惡警看我不說話就破口大罵:「你這老傢伙,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邊罵邊衝上前來,飛起一腳踢在我的心口窩,我一下被踢出幾米遠,重重地摔在地上仰面朝天,疼得我緩不過氣來。這惡警還不肯放過我,又撲上來拽住我的衣領把我從地上拉起來,說道:「死老婆子!今天我讓你死不了活不成,叫你活受罪!」說著又拿來電棍要電擊我,看著電棍冒著藍光,我心裡很害怕,就在心裡一個勁兒地禱告神,這時神的話出現在我的腦海中:「你要忍受一切,為我肯撇下一切拼命地跟從,付出一切代價,這是考驗你的時候,能否獻上忠心?能否忠心跟從我到路終?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切記!切記!事事都有我的美意,是我在其中鑒察,你的一言一行能否行在我的話中?有火的試驗臨到,是屈膝喊叫,還是畏縮不能前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篇》)神的話使我剛強壯膽,同時也讓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今天臨到這火的試煉正是神考驗我的時候,惡警折磨我的肉體想讓我背叛神,但神的心意是要我在此時把忠心與愛獻給神,神在我身上寄予著希望,我不能體貼肉體向撒但勢力屈服,我要堅決站在神一邊,為神作美好的見證。接著,惡警用電棍朝我身上亂捅,一陣陣強大的電流傳遍我全身,我被電得全身抽搐縮成一團。惡警邊電擊邊大聲吼叫:「快說!再不說老子就電死你!」我咬緊牙關仍一聲不吭,惡警見狀氣得發瘋。此時,我心裡恨透了這夥喪心病狂的惡魔,人是神造的,信神敬拜神本是天經地義,但中共卻瘋狂抵擋神,慘無人道地逼迫、迫害信神的人,甚至連我一個六十歲的老人都不放過,還把我往死裡整!他們越殘害我,我對他們越是切齒痛恨,便在心裡發誓:就是死也要為神站住見證,決不做苟且偷生的叛徒讓撒但恥笑。惡警們打累了,罵累了,看我仍是不說,只好把我拖回審訊室。

我躺在地上動彈不得,渾身疼痛難忍,這時一個惡警頭目趁機哄騙我:「你也這麼大年紀了,圖個啥?你只要老實交代,說出是誰給你送的東西,他家住在哪裡,我們就放你回家。」神開啟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我仍一聲不吭。他見我不吭聲,馬上就變了臉,恐嚇我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若不說就判你十二年刑!讓你永遠出不去!」聽到他說要判我十二年刑,我腦袋「嗡」的一下,心想:「我身體這麼差,別說十二年了,就是一年也支撐不住,說不定要死在監獄裡了。」想到自己的餘生將要在暗無天日的監牢中度過,我心裡特別憂傷,離開教會生活、失去神話語的供應我能撐下去嗎?迷茫中我默默地向神禱告,突然神開啟我想到神的話:「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一篇》)是啊!人的命運在神手中掌握,萬事萬物都在神的主宰安排之下,無一不是神說了算,神若不許可我坐監警察說啥都不算,神若許可我坐監我就順服,絕無怨言。彼得能順服神的刑罰審判、患難熬煉,沒有自己的選擇,把自己完全交託在神的手中任神擺佈,最後為神倒釘十字架順服至死,成為愛神的先鋒,今天我也要效法彼得,把自己交託給神,就是牢底坐穿也要順服神。最後,警察以「信邪教」的罪名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我彷彿進入了人間地獄:號房裡沒有窗戶,沒有電燈,十幾平方米的號房住了二十多個人,吃喝拉撒全在裡面。號房的地面上到處都是小水坑,地上就鋪點蓆片,連鋪蓋都沒有,犯人就躺在有小水坑的地上睡覺,牆角放著馬桶,蚊子、蒼蠅到處亂飛,臭氣薰得人喘不過氣來,犯人都爭著趴在鐵門上不到一尺的小洞口透氣。因夏天溫度特別高,牢房裡人又多,犯人們經常光著身子什麼也不穿,犯人之間常因一點小事打架,污言穢語更是不絕於耳。每天我們吃的是半生不熟的稀麵湯、稀麵條,沒鹽沒油的水煮菜,吃完後碗底都是泥,犯人沒有不拉肚子的。一天早上放風點名,我不小心報錯了數,管教一聽大怒,罵道:「看你那熊樣,還信神呢!」說完拿起皮鞋朝我臉上連打十下,我的臉被打得紫黑紫黑的。我們號房的十幾個人也因我受連累,每人都挨了十下,臉都被打得黑紫,都摀著臉哭喊。接下來,管教讓我天天為他們洗警服、襯衣、拆洗被子。其中一個頭目家裡是開旅社的,拆下來的東西全拿來讓我洗,洗好後還得一針一針地縫好,一天下來我累得渾身像散了架一樣酸痛難忍,沒幾天手也腫了,有時實在支撐不住稍微休息一下,管教就對我一頓臭罵,沒辦法我只得流著淚繼續幹活。晚上休息時,我又睏又累,想睡又睡不好,胳膊又酸又疼,腰疼得直不起來,腿腳麻木,至今我的胳膊只能抬到四十五度角,連抬平都達不到。由於活重又吃不飽飯,我得了嚴重的腸胃病,經常拉肚子,還有被惡警毒打留下的傷也沒痊癒,我的身體越來越差,後來發展到長期低燒,獄警又不給醫治,我不禁有些軟弱,心想:「我這麼大年紀了,再這樣折磨下去,說不定哪天就要死在這裡了。」此時,淒涼、無助湧上心頭,痛苦中我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很軟弱,摸不著你的心意,神啊,願你帶領我,讓我在這樣的環境中能站住見證滿足你。」我在心裡一遍一遍地呼求神,不知不覺中神開啟我想起一首神話語詩歌,我小聲地哼唱著:「神此次道成肉身就是來作這個工作的,來結束他未完成的工作,來結束這個時代,審判這個時代,來將罪惡深重的人拯救出苦海世界而徹底將人變化。神為了人類的工作有過多少個不眠之夜,從至高處到了最低處,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獄裡與人共度天涯,從來不埋怨人間的寒酸,從來不責備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極大的恥辱作著自己親自作的工作。神怎麼能屬於地獄?怎麼能過地獄的生活呢?但他為了全人類,為了整個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地上,親自進入『地獄』『陰間』,進入虎穴中將人救起……」(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作哪一步工作都是為了人的生命》)唱著唱著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想到神是那麼的至高偉大,卻兩次降卑自己道成肉身,為拯救人類受了不盡的痛苦、屈辱,不但遭受敗壞人類的抵擋、定罪,還要遭受中共的逼迫、追捕。神是無辜的,神受苦是為了人類以後能有美好的生活,神忍受的痛苦太多了,忍受的屈辱太大了,但神從來沒有埋怨過,從來沒有向誰訴說。我今天所受的苦是神的祝福臨到了,背後都有神的心意,是為了使我看透惡魔的邪惡實質,從而背叛撒但,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蒙拯救,可我卻不理解神的良苦用心,受點苦就消極軟弱,與神的愛相比,我實在太自私、太悖逆了。於是,我立定心志:再苦再難都要滿足神,不再惹神傷心,誓死為神站住見證!當我順服下來時,我看到了神的作為:被警方關押後,神興起我不信神的妹妹給警方交了一萬六千元罰款,又交了一千多元伙食費,我被釋放了。

三個多月的牢獄之苦,雖然我的肉體受盡了折磨,但我看清了中共政府這夥惡魔抵擋神的真實面目。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多次抓捕,也使我對神的作工、神的全能智慧、神的愛有了一些實際的認識,看到神時時在看顧保守我,一時一刻都沒有離開我:當我經受惡魔的百般折磨痛苦萬分時,是神的話語一次次帶領我勝過撒但的殘害與蹂躪,使我有了超脫黑暗權勢的信心與勇氣;當我軟弱無助時,是神的話語及時開啟引導我,作了我真實的依靠,伴隨我度過了一個個難熬的日夜。經歷這樣的逼迫患難,使我得著了在安逸的環境中得不到的生命財富。為此,我信神的決心更加堅定,無論以後環境多麼惡劣,我都要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把心歸給神,因神是造物的主,是我唯一的救贖。

相關內容

  • 信仰逼迫:中共的「光輝形象」在我心中倒塌了

    經歷中共逼迫的這些年,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神的可親可愛,每當我痛苦、軟弱時,神都一直在我身邊保守我、陪伴我,用話語開啟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堅定信心跟隨神。同時藉著神話語的揭示,我也看清了中共與神為敵的邪惡實質,我不再崇拜它,為它歌功頌德,而是從心裡痛恨、棄絕它。

  • 黑暗魔窟中閃爍的生命之光

    在那黑暗魔窟裡,是全能神的生命之光驅散了魔窟中的黑暗,使我仍能讚美神,享受神話的生命供應,這是神對我極大的愛與拯救。……在這次中共政府殘酷迫害中,是全能神一步步引領我勝過了惡魔的圍攻,從撒但的魔窟中走了出來。這讓我切實認識到,撒但無論多麼凶殘、囂張,它永遠都是神的手下敗將,而唯有全能神是最高的權柄,能作人堅強的後盾,能帶領人戰勝撒但、戰勝死亡,使人頑強地活在神的光明中。

  • 患難中神光引領

    經歷了惡魔的殘害,我徹底看透了中共與神為敵、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也真實體會到神的愛,看到神的實質就是美麗、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難熬的時候,神的話都在裡面引導我、開啟我,加給我力量,賜給我信心,使我靈裡甦醒過來,真實感受到神的陪伴與引領而一次次渡過難關,站住見證,神的愛太大了!從今以後,我要獻出我的所有來還報神的愛,為得著真理,更為活出有意義的一生。

  • 永不熄滅的生命力

    神的話說:「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從心裡對神發出了由衷的感謝與讚美:神啊,你主宰萬有,你的作為不可估量,只有你是全能的,你是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你是我生命的活水泉源。在這特殊的環境中,我看到了你獨一無二的能力與權柄!

  •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這一特殊的經歷讓我深深地體嘗到了神的愛、神的美善,得著了神賜給我的最寶貴的生命財富,也看清了撒但與神為敵的實質,更加堅定了我此生誓死背叛撒但、棄絕撒但跟隨神到底的信心。正如全能神的話所說:「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現在我又回到了教會,重新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為傳揚、擴展神的福音而盡著自己的本分,只願更多的人能脫離撒但的苦害,接受神永遠的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