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經受惡魔殘害更知神恩寶貴

221

內蒙古 徐強

我叫徐強,曾是一名工程承包商,每年領著許多人承包工程,收入還不錯。在同齡人眼中,我家庭美滿、工作順利、前途無量,應該是最幸福的人。然而,在享受物質生活的同時,我心中卻總有一種莫名的空虛感,尤其整天為了攬到工程,我得討相關部門領導的歡心,察言觀色、溜鬚拍馬都要運用得恰到好處,否則就賺不來錢;再加上同行之間勾心鬥角,互相防備、算計,這更讓我費盡心機……為此,我感到好苦好累,自己彷彿成了木偶,成了賺錢的機器,完全失去了尊嚴與人格。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教會生活的釋放以及弟兄姊妹的單純、坦誠讓我很受感動,我很願意過教會生活,更願意與弟兄姊妹相處,也很珍惜這樣的時光。隨著不斷地讀神的話、參加聚會,我明白了很多真理,心靈得到了很大的釋放,特別慶幸自己終於找到了真正的人生,找到了真正的幸福,心裡充滿對神的感激之情,若不是神把我從世界的苦海中拯救出來,我的生活永遠沒有盼望。後來,我開始傳福音,樂此不疲地奔走在那些考察真道的人中間,讓他們也儘早得著全能神的救恩。

然而,在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老百姓沒有任何的民主、人權,尤其人信神敬拜神更會遭到政府的逼迫、迫害。2005年12月18日我被警方抓捕,從此開始了一段地獄般的生活……經歷這段痛苦的生活,我真實感受到神的話就是我的生命,是我的真愛,若不是神的話語時時引領我,加給我力量與信心,我不可能活到今天,神的拯救之恩讓我終身難以忘懷。

那天上午,我正和幾個弟兄姊妹聚會,突然傳來一陣猛烈的砸門聲,還沒容我們多想,十多個警察就已破門而入。他們個個怒目圓睜、殺氣騰騰,那陣勢就像電影裡抓捕特大逃犯的場面一樣。他們不容分說就把我們的鞋都脫掉,以防我們逃跑,又抽出我們的褲帶把我們的手從背後捆住,將我們身上的手機、手錶、現金等物品全部洗劫一空。惡警們怒吼著令我們靠牆跪成一排,如果我們行動緩慢就連推帶踹把我們摁倒在地上。隨後他們翻箱倒櫃四處搜查,一會兒工夫,家裡就被翻騰得一片狼藉。看到這一切,我氣憤地問:「我們沒有犯法,你們為什麼抓我們?」沒想到一個惡警衝上來一拳把我打倒在地,並惡狠狠地衝我大吼:「我們抓的就是你們這些信神的人,不把你們清理乾淨,我們連個安穩覺都睡不上。」這一陣怒吼將我震住了,也讓我清醒了過來,魔鬼仇恨的就是神,它怎麼會放過我們信神的人呢?我真是太瞎眼無知了!這時我默默禱告神保守我們能站住見證不背叛神。不一會兒,看守我們的警察逼問我:「誰讓你們到處傳教的?教會帶領是誰?」我說:「我們傳福音都是自願的。」他罵道:「胡說!你小子別嘴硬,一會兒有你好看的!」就在這時,從另一個房間傳來一個女警的吼罵聲:「給我拿針來,我讓你躲藏……」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才發現我們中間少了一個小姊妹,小姊妹是想藏起來躲避惡警的抓捕,結果被發現了。那惡警抓住小姊妹,用鋼針猛刺她的手指甲縫和腳心,還狠毒地將她的頭髮一綹一綹揪扯下來。最後,他們撂下昏過去的小姊妹,押著我們連同搜刮到的財物迅速離開現場。

大約中午時分,惡警把我們押到了派出所,隨後就將我們分開審訊。負責審訊我的是一個身材魁梧、膀大腰圓的惡警,一進審訊室就吼叫著讓我給他跪下,我說:「我只敬拜神,只有天地萬物的主宰者配受人的跪拜,我絕不會給你下跪!」他一聽,指著我咆哮道:「告訴你,就是閻王來到這兒也得橫著走!你他媽的算老幾,不讓你死幾次,你就不知道『馬王爺』有三隻眼,給老子跪下!」說著一腳將我踹倒在地。接著逼問我:「給我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教會帶領?教會的書庫在哪裡?」我心裡有些慌亂,不知如何應對,只有一個勁地呼求神加給我智慧,好與這惡魔周旋。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下來,也有了力量:寧死也不能出賣弟兄姊妹,不能背叛神!於是我對他說:「你問的這些我都不知道,你讓我說什麼?」話音剛落,那惡警就朝我的頭上猛搗一拳,緊接著對我一陣拳打腳踢。我被打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轉,腦袋像裂開一樣疼痛難忍,一頭栽倒在了地上。他又拿著從我身上搜出來的傳福音筆記威逼我:「你看看,證據都在我們手上了,你他媽的還嘴硬,說!你是不是帶領?否則你不會有這些東西!」見我不說,他又話鋒一轉誘勸道:「你別死腦筋,好好配合我們,把知道的都說出來,明天就可以離開了。」這時,神開啟我想到神的話:「撒但與神在靈界爭戰的時候,你該怎麼滿足神,該怎麼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你從外表看事好像不大,但這些事臨到就能看出你這個人到底愛不愛神,若愛神就能為神站住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讓我清楚地看到這是靈界的爭戰,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不管他們掌握了多少所謂的證據,我都不能透露出一點教會的信息,這是我該持守的忠心與實行愛神的見證。藉著禱告,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不管他們怎麼折磨我,我始終一言不發。最後,惡警氣急敗壞地摔門而去。

過了一會兒,進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警,他慢慢地把我從地上扶起來坐在椅子上,還給我倒了杯水,對我說:「弟兄喝口水,你受苦了。」我心裡一驚:怎麼回事?這種地方怎麼會有人稱呼我「弟兄」?不容我多想,他又接著說:「弟兄,咱們今天得活得現實一點,凡事得靈活,像你這樣他們非把你打死不可。不瞞你說,我以前也是信神的,我知道信神是好事,可因信神受這麼多苦,再把命搭上,這也不值啊!你要是被判了刑,這會給全家人臉上抹黑,你的父母都健在吧?你若是坐上幾年牢,出去後父母也不在了,親人們怎麼看你?……」因我對父母的情感最重,這人說的每一句話都刺痛著我的心,父母年邁的身影也浮現在了眼前,我心裡一下黑暗軟弱了:是啊,如果我被判刑坐牢了,父母怎麼辦?誰來照顧他們?……想到這裡,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那惡警立馬趁機誘勸:「所以說嘛,好好配合他們,明天你就自由了。」聽到這話,我突然清醒了,心裡閃出一句很清晰的話「堅決不能當猶大背叛神!」好險啊!這個狡猾的惡警正是撒但打發來引誘我背叛神的。此時,神的話也引導我:「只有忠心才可回擊魔鬼的詭計。」(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於是我對他說:「謝謝你的好心,我心領了,教會的事我什麼也不知道。」這惡警見目的沒得逞就暴跳如雷現了原形,指著我惡狠狠地罵道:「你就等死吧!」說著一把將我從椅子上拽下來,揪著我的衣領將我拖到門口,又用銬子把我吊銬在房梁上,最後甩下一句「你就慢慢『享受』吧」就離開了。我雙腳不能同時著地,一隻腳著地,另一隻腳就得抬起來,隨著身體的晃動手銬就往肉裡勒,鑽心地疼。過了將近一個小時,惡警們酒足飯飽後回來了,陰笑著問我感覺怎麼樣。此時,因著疼痛我身上的棉衣、棉褲早已被汗水浸透了,被放下來時雙手腫得像麵包一樣,已沒有了知覺。這幫惡警真是心狠手辣,我心裡恨透了他們,同時對中共這個邪黨的仇恨也急劇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