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摘下耀眼的光環好輕鬆

178

毅 力

因受父母的教育、薰陶,我從小就特別注重在別人心中的形象,無論走到哪裡都努力爭做人群中的「佼佼者」,再加上我愛唱愛跳,熱愛文藝,周圍人都對我誇讚、高看。長大結婚後,我被村裡人舉薦為農村文化生活輔導員,常常參加村鎮及市裡的文藝活動。2006年10月,我模仿城市家宴服務模式,帶領村裡幾個姐妹組織了一個「家宴服務隊」,走遍鄉村乃至外縣為家宴服務。我白天忙於家宴服務,晚上還繼續排練節目,只要鄉裡、村裡有演出,我都積極參加。在操辦筵席上,大家看我很能幹,就推薦我做領頭人。因著我的努力,我們的隊伍由開始的七人擴增到八十餘人。那時,眾人都高捧我,甚至連吃飯都有人給我盛飯,有啥好吃的,做飯的師傅總是先讓我品嘗……我很享受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覺得自己不是一般的人,為此我總是樂在其中。

更讓我引以為豪的是,2008年冬,村裡成立了業餘劇團,因著我出色的表現,劇團的人就舉薦我當團長。我憑著卓越的領導才幹與出色的表演能力,把劇團搞得有聲有色,獲得了一個又一個榮譽證書,自然地,我贏得了更多人的稱讚與高看。那時,我成天奔波於劇團、家宴隊和自家的麵食生意之間,雖然我很累,但一個個華麗的光環籠罩著我,我還是常常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中。就在那時,弟媳來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然而被名利虛榮沖昏頭腦的我根本就聽不進去。無奈,弟媳只好走了。

2009年初冬,我的身體不適,經醫生診斷為「甲狀腺亢進」。2010年7月,我做了甲狀腺切除手術,手術後脖子上的傷口還沒完全癒合,我就投入到了家宴服務當中繼續參加演出。一次,在舞台上演出的時候,我的心跳突然加快,我摀著心口唱完了那場戲,下台後我的手顫抖得連茶杯都拿不住。儘管我的身體不適,但為了把劇團搞得更紅火,也為自己能得到更多人的認可,我始終沒有停止奔波。後來,又有一個姊妹來給我傳全能神的國度福音,當時我們劇團的演出都排得滿滿的,我又是角,劇團離不開我,所以我又一次拒絕了神的末世救恩。

到了2011年,我的雙眼開始外凸,我在縣級各大醫院都沒檢查出是什麼病,但病情卻一直在加重,到後來雙眼幾乎要失明了。2012年8月份,我在省級醫院檢查後,經醫生確診是「格雷夫斯並浸潤性眼病」,治療了一星期,病情有所好轉。可出院一星期後我的眼睛就又看不見了,幾次到省醫院複查都沒有好轉。因治療眼病用的藥物有大量激素,導致我四肢無力、癱瘓在床。同年12月份,我又住進了醫院,被診斷為「格林-巴利綜合症」,後來我全身肌肉萎縮,眼睛再也看不見東西了,我快要死了。期間,儘管有許多親朋好友都來看我,鄉領導也特意來看望、鼓勵我,但卻絲毫不能使我擺脫心靈的恐懼與擔憂。就在這時,又聽說劇團裡管電器的人去世了,我心裡非常害怕,生怕下一個死亡的人就是我。此時的我是多麼的無助,我真的不想死,但也很無奈,只好聽天由命。就在我絕望之時,我想起前些日子姊妹給我傳的全能神,我就在心裡想:也許全能神是我最後的生還希望。我趕緊讓女兒去找姊妹,卻沒有找到,這讓我特別失望、沮喪。

就在我絕望之時,兩個姊妹又來給我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當時特別高興,姊妹送給我詩歌光盤,我聽到其中有首歌唱道:「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疾病之中讚美神,讚美之中讚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約伯的信心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越過信心橋梁進入神話裡。撒但總是想方設法想方設法送意念,叫你陷入試探,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潔淨我們裡面撒但毒素,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聽完這首歌,我很受激勵,也有了信心。

摘下耀眼的光環,我好輕鬆

接著,兩個姊妹給我見證了神末世的拯救工作,又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總之,無論神怎麼作工都是為了人類,正如神所造的天地萬物也都是為人效力的,造月亮、太陽、星辰都是為了人,造動物、植物是為了人,春、夏、秋、冬是為了人,等等這些都是為了人的生存。所以,無論怎麼刑罰人、審判人都是為了拯救人,即使剝奪人的肉體盼望,仍是為了潔淨人,而潔淨人則是為了人的生存。人的歸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麼能自己掌握自己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讀完神的話,姊妹交通說:「神的話已經清楚地告訴我們,我們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神所造的天地萬物也都是為我們人預備的,都是為了讓我們能更好地生存。姊妹,我們人的生死也都在神的手中掌管,都由神說了算,神不讓死,哪怕我們只剩最後一口氣也不會死。我們只管多多禱告依靠神、敬拜神,相信神的話語,對神有真實的信心,就能看見神的奇妙作為。」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知道我這一口氣是神給的,我的死活都在神的手中。此時,我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對生活一下子有了希望,也有了信心與力量,我就向神立下心志:無論是死是活,我都要信神、跟隨神。姊妹帶著我唱詩歌,讀神的話語,那天,我心裡感受到從未有過的享受與釋放。

姊妹走時將詩歌光盤留給了我,並囑咐我在家多聽詩歌,把自己的病向神禱告交託。我按著姊妹囑咐的去做,剛開始我向神禱告時要求神治好我的眼睛,讓我能重見光明。姊妹們得知後,就給我交通說,在神面前應該有順服的禱告,讓神主宰、擺佈,你的眼睛好不好都在神手中,受造之物得有理智,不能要求神。之後,我就跟神禱告,願意順服神的安排,不管眼睛好不好,我都要跟隨神。當我不再要求神的時候,我的眼睛一點點地能看到東西了,病情有了好轉。慢慢地,我能讀神的話了,我知道這是神對我的眷顧與恩待,是神讓我重獲光明。

相關內容

《人活著到底該為誰》重新做人還報神恩 【M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