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錢財無定,唯有神永遠堅立

296

美國 追求

為實現我的掙錢夢,一路打拼到美國

小時候因為家庭條件不好,媽媽就常常教育我們說:「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我們只有勤勞工作才能掙到更多的錢,過上好日子。」在這種思想的灌輸下,從小我就立志長大後多掙錢,過上好日子。為了能及早掙到錢,高中沒畢業我就棄學參加工作了,我找了兩份工作,一份在工地拉土,一份在茶廠上班,工作忙時連續幾天幾夜地輪班上,實在累了就稍作休息,爬起來接著幹活。因長期在太陽底下幹活,我被曬得黑黝黝的,平時連鏡子都不敢照,但為了能掙到錢,這些我都不在乎。

結婚後,我把自己的積蓄拿出來開了一間雜貨店,可是收入卻很微薄。因為家庭條件差,我和丈夫、孩子三口人擠在一間小房子裡,而伯伯家早已蓋了一座新房子,二樓自己住,一樓租給了銀行,每個月還可以收不少租金。看到這些,我心裡很羨慕,就暗暗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多掙錢,以後也要住這樣的大房子。那段時間,我正好看到周圍的朋友都紛紛出國掙錢,為了能儘快實現自己過上好日子的願望,我也有了出國的打算。之後,我便四處借錢為出國做準備。幾經周折,我雖欠下了一身的債,但終於實現了出國掙大錢的計劃。

來到美國後,為了儘快還清債務,我去外州找了一份餐館的活兒,每天工作十五六個小時。因為不會說英語,每天下班回到宿舍後,我還要不停地背英文菜單。那段時間我起早貪黑地工作,每天都在心裡盤算:每個月的工資能夠還多少債呢?這債務一天不還清就要多給一天的利息,什麼時候能把債還完呢?為了省錢還債,我連一分鐘的電話費也要算計,每次有事要給家裡打電話,我都會把要說的話提前寫在紙上,避免因說話囉嗦增加電話費。慢慢地,我的生活裡好像就只剩下掙錢了,只要能給我高工資,哪怕工作再苦再累我都可以堅持。因為長時間的勞累,我感覺後背總是沉甸甸的,壓得我喘不過氣來,就連跟別人說話都是有氣無力的,而且我還經常感到頭暈目眩,吃降壓藥也不管用,甚至有一次,我測血壓時血壓儀都成了亂碼。即使這樣,我也不敢停止工作,因為我每休息一天欠債的利息就會漲一些,有幾次上班時我都累得暈倒了,但爬起來後我又繼續接著工作。

得病引發人生思考,歸回主前心得安慰

幾年後,我終於把債還完了,可我的身體也累垮了。因為我身體經常出現暈厥、出血的狀況,後來去醫院檢查才得知得了子宮肌瘤,瘤子已經長滿了子宮,我不得不請假治療。可即使躺在病床上,我腦子裡想的還是錢,只想等病好了趕緊去賺錢。做完手術後,我連起床的力氣都沒有,我這才感覺到自己生命的脆弱,心裡不由得產生一種絕望,但又不甘心就這樣死去。心想:我這一生這麼努力,為什麼會得這樣的病呢?我的人生就這樣結束了嗎?我掙大錢過人上人生活的夢想一點都沒有實現呢……兩個月後,我的身體稍微恢復了一些,晚上我走在大街上,看到周圍住戶樓上亮起的一盞盞燈時,我苦笑著問自己:這裡有哪一盞燈是屬於我的呢?想想這些年為了掙錢我起早貪黑,但到頭來除了還清一身的債和落下一身的病之外,其餘的我什麼都沒得到。難道這就是我活著的價值與意義嗎?這紛繁的世界中,到底有哪樣東西是屬於我的呢?看著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我突然覺得自己很渺小、很可憐,他們回家做飯可以一家人吃,而我呢?到現在還寄居在別人的屋簷下,為了掙錢漂泊在異國他鄉,一年和兒子都見不上幾面,讓他一個人在外闖蕩。曾經,我懷揣著「掙大錢,過人上人的生活」的夢想,滿懷著熱情來到美國,如今的我卻像飄零的落葉,無依無靠、孤苦無助。那一刻,我的心彷彿被掏空了似的難受,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孤獨感向我襲來,使我感到很無助、很迷茫……忙忙碌碌這些年,回過頭卻發現沒有什麼可以讓我依靠的,到底哪裡能有一處可以停留的港灣讓我休息休息,讓我卸下這所有的痛苦和壓抑,我太累了……

沒過多久,朋友讓我去信,說信主好,我就跟著她去了附近的教堂。信主以後我才明白: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神,人和世界上的萬物都是神造的。一次聚會時,我聽到牧師唸約翰福音3章16節說:「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牧師又給我們講,主耶穌為了替我們這些罪人贖罪,被活活地釘在十字架上,用他的生命挽回了我們,赦免了我們一切的罪。那一刻,我感覺自己不再孤單,不再無助,原來還有神在憐憫、牽掛著我,我終於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可以休息的港灣。從此以後,我經常禱告、看聖經、參加聚會,我的心不再那麼空虛,不高興的時候我想到有主的陪伴,心裡也找到一些平安、喜樂,我也常常把自己的難處向主交託,求主帶領,同時我也殷勤地盼望著主耶穌能回來提我們進天國

隨波逐流,我心再次被金錢侵蝕

可是漸漸地,我看到教堂裡的弟兄姊妹聚會好像越來越不積極了,信心、愛心也冷淡了,也沒有敬虔了,聚會結束後就互相推銷各種產品,都在為錢財奔波。不知不覺我也隨波逐流,又開始為實現「人上人的生活」而努力。為了能賺更多的錢,我開了一間洗衣店,但因著開店又欠了很多債,我感到無形的壓力重重地壓在了肩上。剛開始店裡生意不好,每天我都在算計掙了多少錢,除掉水電費和當天的開銷還剩下多少,這個月的房租夠不夠。每當看到店裡生意差,甚至連本錢都沒有賺回來時,我更是著急,想盡辦法拉攏顧客。那時正值深冬,我每天晚上十一點下班後,都會出去給每家每戶發我店鋪的廣告傳單,一直到凌晨三四點才回家休息。為了招攬更多的顧客,我還要到顧客家裡取髒衣服,洗完了疊好後再給顧客送到家裡。每當遇到下雨天,店裡客人減少,我心裡就很緊張,擔心他們是不是去了別家店,就趕緊打電話問候他們,跟他們寒暄幾句。就這樣,店裡的生意慢慢好了起來,人也越來越多了,但為了省錢,我從來不捨得僱店員,店裡大大小小的事都是我一個人扛著,我每天早上從七點開門,一直要忙到晚上十二點。為了錢我又開始重複之前的日子,主的地位在我的心裡漸漸模糊了。

有幸迎接主再來,找到自己的「病症」

2016年9月的一天,朋友帶著一個姊妹來到店裡,告訴我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發表了很多話語,作了末世審判潔淨人的工作。起初我有些難以接受,覺得自己已經信主,因信稱義了,怎麼還需要潔淨呢?後來通過姊妹的交通我才明白,恩典時代神只是用重價將我們從罪中贖了回來,但我們的罪根並沒有除去,就是人的犯罪本性與撒但敗壞性情沒有得著潔淨,還被撒但的各種毒素捆綁,憑撒但的思想法則活著,比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有錢能使鬼推磨」「出人頭地,光宗耀祖」等等,為了錢財名利,還能常常說謊、欺騙,甚至追隨世界邪惡潮流……希伯來書12章14節裡說「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像我們這些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光景中的人,是不配見主的面、被提進天國的,必須得通過神末世來作一步話語審判刑罰的工作,才能徹底得潔淨。聽了姊妹的交通,想想自己的確就是這樣,遇到不順心的事,嘴上不說,但心裡卻有血氣,甚至埋怨主;與人相處也沒有真正的包容忍耐,有時候為了利益還能說謊欺騙。教堂裡的弟兄姊妹也都是這樣。後來姊妹又給我讀了全能神的話語,細緻地交通了神末世作審判工作的意義,我才明白了只有跟隨全能神,多讀神的話,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才能真正脫離罪惡的捆綁。於是,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

錢財是無定的,唯有神永遠堅立

可是,我掙錢的心太重,一直忙於店裡的生意無暇聚會,每當姊妹來和我聚會時,我都在忙著幹活。我覺得如果聚兩個小時的會,就會少賺兩個小時的錢,如果因為聚會沒法跟顧客交流,他們不高興再不來我店裡了怎麼辦。於是我告訴姊妹:「要不你們先回去吧,等我有空了你們再來。」兩個小姊妹為了讓我能安心聚會,一個幫我幹活、照顧小孫子,另一個跟我聚會交通神的話。她們的真誠讓我感到很愧疚,我跟她們素不相識,但她們為了讓我聚會,能明白真理,走上蒙神拯救的路,無償地付出時間和精力幫助我,於是我決定抽出兩個小時來聚會。

那段時間姊妹結合神話中揭示的人生的六個關口與我交通,姊妹讀到神的話說:「因為人不認識神的擺佈,不認識神的主宰,所以對待命運人總有一種對抗的情緒,總有一種悖逆的態度,人也總想掙脫神的權柄,掙脫神的主宰,掙脫命運的安排,妄想改變現狀、改變自己的命運,但總不能如願,處處碰壁,這種在靈魂深處的掙扎是痛苦的,而這種痛苦讓人刻骨銘心,同時也讓人的生命就這樣白白地消耗著。人的這個痛苦是怎麼造成的呢?是因為神的主宰帶來的呢,還是因為人的命不好呢?很顯然這兩者都不是,歸根結底都是因為人所走的路造成的,是因為人所選擇的生存方式造成的。……所以我說選擇順服的人是明智的人,而選擇掙脫的人則是愚頑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姊妹交通說:「其實我們的婚姻、家庭,包括有多少錢財都在乎神的命定,神給我們的時候我們不要也不行,神沒有命定給咱們,那即便咱再努力也掙不到。如果我們一味地掙脫神的主宰,憑著自己的能力與命運抗爭,只能給自己帶來更多的痛苦。如果我們能認識到人一生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我們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神祝福咱們多少咱就享受多少,能坦然接受、順服神的主宰與安排,那我們活得就輕鬆、快樂了。就像約伯,他有萬貫家產,在東方人中被稱為至大,但他並沒有因著自己的產業與身分而誇口,而是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因為他知道,他所擁有的萬貫家產不是自己辛苦得來的,而是神的賜福,如果神不祝福,人再勞碌也是枉然……」看了神的話再加上姊妹的交通,我回想自己這些年的經歷,雖然我努力工作,卻沒有掙到錢,也沒有實現人上人的生活夢,反而使自己活得很累、很痛苦,原來都是因著自己逆天而行,憑著自己的能力在掙脫神的主宰,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造成的!我不認識神的主宰,不知道自己一生能賺多少錢在神那裡早就命定好了,反而一味地想靠自己的努力來改變命運,天天起早貪黑地奮鬥,就像一台高速運轉的機器一樣轉個不停,哪怕累到生病住院也不放棄。以為這樣就能過上有錢人的生活,可是到現在我的美夢也沒能實現,還是過著還債的日子,錢確實不是自己想賺就能賺來的。唉!早知道是神的命定,我就不用這麼累死累活地掙命了。神的話就像一道大光,照亮了我的心靈,把我的「病症」和要走的路都說明白了,讓我感到豁然開朗……

原來我的夢想是一劑毒藥,神將我從昏睡中救起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是撒但的哲學,在人類任何一個社會當中,這句話都很盛行,能說成是潮流,因為這句話灌輸在每一個人的心裡,裝在每一個人的心裡,人從一開始不接受到人習以為常,以至於當自己接觸現實生活的時候,人逐漸默認了這句話,認可了這句話的存在,到最後自己同意了這句話的存在。是不是這樣?(是。)這個過程是不是撒但敗壞人的過程?也可能在座的你們這些人對這句話體會的程度不同,但是每一個人根據自己身邊發生的事,還有自己身上親歷的所有的事都對這句話有一個不同程度的解讀與認可,是不是這樣?那這句話不管人經歷多少,在人的心裡給人帶來的負面效應是什麼呢?(錢是萬能的,崇尚錢。)……那撒但用這樣的潮流敗壞給人的東西在人身上都有哪些表現呢?你們是不是認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錢一天也活不了,日子一天也過不下去呢?(是。)人有多少錢地位就多高,人有多少錢就多尊貴,沒錢的人腰板就不硬,有錢的人地位也高了,腰板也硬了,說話也可以大聲了,可以囂張地活著了。這句話、這個潮流帶給人的是什麼呢?好多人是不是為了掙錢不惜一切代價呢?好多人是不是為了得到更多的錢而失去尊嚴、失去人格呢?更有好多的人是不是為了掙錢而失去了盡本分的機會,失去了跟隨神的機會呢?這些對人來說是不是損失呢?(是。)……就說這句話已經左右了你的行為,左右了你的思想,你寧可被這一句話來左右你的命運也不願意放下這一切。人能這麼做,人能被這一句話左右,被這一句話擺佈,這是不是撒但敗壞人達到果效了?這是不是撒但的哲學、撒但的敗壞性情在你心裡扎根了?你這麼做,撒但是不是達到目的了?(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神的話說得太實際了,句句話都是實情。我邊讀神的話邊對照、回想自己的經歷,小時候媽媽就經常教育我:「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只要勤勞就能掙到錢……」受這種思想的灌輸,覺得有錢了就很尊貴,有錢了才能被別人看得起,有錢了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有錢了就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為著這個目標,我一直拼命奮鬥著,而這個目標就像一個陷阱,一步步將我拽進了撒但的牢籠裡。為了賺更多的錢,我負債來到美國,為了還清債務,我起早貪黑地工作,沒想到債還完了,我身體也垮掉了,即便這樣我還是一心為實現自己的「美夢」努力著。於是我又開了洗衣店,在人看我是當老闆的,可其中的心酸誰又能知道呢!「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個來自撒但的思想觀點,使我變成了錢的奴隸,它就像一個沉重的枷鎖死死地禁錮著我,使我任勞任怨、死心塌地地付出,即使有時候自己感覺很累,卻還是停不下腳步,甚至信主以後,我還在為錢財奔波。現在看了神的話才知道,撒但給我灌輸這樣的觀點,它的目的就是讓我深陷錢財的網羅中無法自拔,使我離神越來越遠,最後背叛神,被它徹底擄去。想到聖經裡記載的,主耶穌在曠野受撒但的試探時,撒但厚顏無恥地說如果主耶穌敬拜它,它就把一切的榮華富貴都給主耶穌。天地萬物明明是神造的,本來就屬於神的,神才是造物的主,撒但卻說把世界的一切榮華富貴都給主耶穌,從中看到了撒但的無恥、卑鄙與邪惡。今天撒但又製造出「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有錢能使鬼推磨」這些謬論來迷惑、敗壞人類,讓人聽從它、敬拜它,被它牢牢地控制、捆綁。我因著沒有真理,所以對撒但的詭計沒有任何分辨,心甘情願地被它牽著鼻子走,為了掙錢差點搭上了性命,現在想想我真是太愚蠢了。

通過一段時間讀神的話語,藉著實際的經歷,我對神的主宰有了一些認識,對撒但的詭計也有了點分辨,知道了人一輩子是窮、是富都是神命定好的,我願意將我的命運交給神,任神擺佈,不再憑自己的野心慾望活著了。當店裡生意冷清的時候,我也看開了很多,不再那麼疲於奔命了,只願意順服神的主宰。所以,每當店裡客人少的時候,我就趕緊坐下來看神的話,看教會製作的各類電影、視頻,裝備真理、揣摩神話親近神,心裡覺得很踏實,心情也舒暢了很多,活得也不像以往那麼累了。有一次朋友見到我,說我的臉色好了很多,人也比以前精神了,兒子也說我信神以後變化很大,我心裡知道:我能有今天這點變化,這是神話語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感謝神!是神把我從錢財的漩渦裡拯救出來。

脫去夢想的枷鎖,釋放自由活在神面前

後來姊妹和我交通,希望我每週能騰出半天時間,出去和更多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那樣生命長進得更快。我聽了姊妹的建議也想去聚會,可我對店裡的生意還是有點放不下,因為那段時間,我們店附近有一個精神不正常的人到處惹事,周圍很多的店都被他投訴了,導致被罰款。我就擔心我要是出去聚會了,店裡沒人看著,出了問題可怎麼辦?如果被精神病人投訴了,我也要面臨被罰款……那幾天我像防賊一樣,時刻觀察他有沒有給我的店拍照或做什麼小動作,如果發現了好及時制止,我被這事攪擾得連看神話的心都靜不下來,真是又累又無奈。

聚會時,我把自己遇到的問題告訴了姊妹,姊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在神對撒但說了『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這話之後,撒但便退去,緊接著約伯便臨到了突如其來的猛烈攻擊……約伯卻從一個擁有萬貫家產的富翁頃刻間變成了一個一無所有的人,這如晴天霹靂般的打擊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了都不能正確面對的,而約伯卻表現出他超凡的一面,經文中這樣描述: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這是約伯聽到了失去各樣家產與兒女的第一反應,首先,他並不表示驚訝,也未表示慌張,更未表示憤怒或恨惡,可見在他心裡已經確認這一切禍患並非偶然,並非出自於人手,更不是報應或懲罰臨到,而是耶和華的試煉臨到了他,是耶和華要奪取他的財產與兒女。此時的約伯心裡很平靜,也很清醒,他完全正直的人性讓他理性地、自然地對他所臨到的禍患作出準確的判斷與決定,所以,他表現得異乎尋常的冷靜: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撕裂外袍』意指他赤身露體、一無所有;『剃了頭』意指他如新生的嬰兒歸到神的面前;『伏在地上下拜』意指他赤身露體來到世上,如今仍是一無所有,如新生的嬰兒歸還給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姊妹讀完神話,跟我交通說:「姊妹,咱們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要尋求神的心意,你看約伯擁有滿山的牛羊和萬貫的家產,他知道他的財產都是神的賜福,一切都在神的手中。當滿山的牛羊、萬貫家產一夜之間失去時,他沒有責怪僕人沒看好他的牛羊,也沒有召集人去奪回財產,而是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因為他相信,如果沒有神的允許,人的一根頭髮都不會掉到地上。從約伯的經歷中我們看到,咱們的財產能不能受損,不是我們能看得住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咱們只管交託給神,無論結果怎樣都存著一顆順服神的心來對待,這樣我們的心就得釋放了。」聽著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恍然大悟:是啊,約伯滿山的牛羊丟了,他都沒有去找外面的原因,而是從神領受,約伯能認識到自己赤身來到這個世界上,原本就是一無所有的,他所有的都是神賜給的,收取的也是神,所以他能正確對待所臨到的一切事。看到約伯在失去家產時的認識與對神的順服,對照自己臨到事時的情形表現,看到自己差得太多了,對神的主宰沒有真實的認識,也沒有真實的順服。我害怕店鋪被人舉報、被罰款,整天提心吊膽地看著店鋪,想用人的辦法來避免這事的發生,我這樣做不就是不相信神主宰嗎?其實我的店會不會被人投訴、會不會被罰款都在神手中,我擁有的都是神賜給的,無論神是否拿走,我都要順服神的安排。想到這裡,我的情形得到了扭轉,我得識破撒但的詭計,不能再讓這個事佔有我的心,影響我讀神的話、聚會了。當我決心按神的話實行的時候,那個精神不正常的人再也沒有在我店鋪附近晃悠,而我每週也能出去和弟兄姊妹聚一次會了。

通過一段時間的經歷和聚會讀神的話語,我真正感受到若不是神末世來作話語的工作,將人類被撒但敗壞的真相揭示出來,將神主宰人類命運的奧祕打開,我怎麼能看到自己這大半輩子走的居然是跟神背道而馳的路,又怎能認識到「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是撒但引誘人遠離神、背叛神,把我們拖向地獄的詭計呢?如果不是神拯救我,不是神的話語帶領我,就我這樣一個被撒但迷惑、敗壞而視財如命的人,是不可能脫去錢財的枷鎖、走出撒但的網羅的。如今,因著神的拯救,我獲得了真正的自由,正在努力追求做一個神喜悅的誠實人把心交給神,追求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感謝神!願將一切榮耀都歸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