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斥異己太惡毒

2017年06月18日

浙江省 小進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教會帶領,2007年2月,教會下發了一份工作安排,其中強調說:「必須調動所有澆灌新人有果效的人、有經驗的人來完成此項工作。不適合澆灌新人的人絕不能使用,必須調換,免得耽誤工作。」(上面的交通)因我對我們教會澆灌新人的姊妹有些成見,看完這份安排,我沒按原則衡量姊妹是否合適,就帶著成見在心裡對她批判上了:「這人盡本分應付糊弄,又不注重讀神的話,還體貼肉體,根本不適合澆灌新人,最主要的是她自認為有點素質就狂妄瞧不起人,上次竟到上層負責澆灌新人的姊妹那裡告我一狀,若不是因著工作需要,我還真不願搭理她。」想到這兒,我便在心裡計劃開了:「何不趁此機會把她換掉,這樣以後就不用再見她了。她不是狂妄嗎?那就把她撤換了,看她還狂傲什麼!」

於是,我既不衡量她的作工果效,也不考慮教會利益,沒和同工商量也沒經教會弟兄姊妹同意,就迫不及待地自作主張把她撤換了。之後,我又草率地安排鄭姊妹盡澆灌新人的本分。在我看來,鄭姊妹這個人能吃苦,嘴巴甜,手腳勤快,對人有愛心,很適合盡澆灌新人的本分。沒想到,上層負責澆灌新人的一致認為原來那個姊妹澆灌新人有果效,更適合盡這個本分。於是,我一個勁兒地為鄭姊妹說好話,甚至說澆灌新人的本分非她莫屬。就在這時,傳來消息說鄭姊妹因著傳福音被警察盯上了,無奈只好又讓原來那個姊妹負責澆灌新人。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心裡著實難受、壓抑,總覺得像堵了一口氣沒法發洩出來。

一天,我看到講道交通中說:「做帶領的人怎樣對待不合己意的弟兄姊妹,怎樣對待反對自己、完全和自己意見相反的人,這實在是一個嚴肅的問題,應該謹慎對待。在這個問題上如果沒有真理進入的話,遇到這類事肯定會實行排斥打擊,這種作法正是大紅龍抵擋神、背叛神的本性流露。如果做帶領的人是追求真理的人,具備良心理智的話,他會尋求真理,正確對待這事……」(上面的交通)此時,我不禁回想調換澆灌新人那件事,我對澆灌姊妹的所作所為不正是打壓人、排斥人嗎?工作安排上明明強調必須全力以赴抓好澆灌新人的工作,調整好澆灌人員,我明知道這個姊妹能配合這方面的工作,就因著姊妹的一些表現不合我意,還因她向上層反映我工作中的偏差,我便對姊妹心存成見,打著落實工作安排的旗號私自撤換了姊妹,並安排了合自己意的人,當弟兄姊妹建議還讓姊妹盡澆灌新人的本分時,我不但不聽取還極力推薦合自己意的人,直到神興起環境,我迫於無奈才同意恢復了姊妹的本分,但心裡卻是滿了不服。看到自己全然不顧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不思怎樣落實好這項工作,反而趁機排斥、打擊得罪自己的人,我這種作法不正與中共利用卑鄙手段剷除異己的行徑如出一轍嗎?中共常常打著「正義、光明」的旗號剷除異己,我也是打著落實工作安排的旗號來撤換得罪自己的人;中共提拔親信,搞家天下,我也是把自認為好的、合自己意的人提拔到自己身邊;中共實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法則,我也是利用「職權」打擊報復得罪自己、對自己有意見的人;中共說話歪曲事實、顛倒黑白,我也是憑情感說話,對不合自己意的人就一味地批判,對自己喜歡的人就一個勁兒地為其美言,甚至誇大其詞、違背事實說話……現在我才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撒但毒素在我裡面根深蒂固,已成了我的生命,以致我的行事為人處處都受它支配,失去了正常人該有的良心理智。我這哪裡是在事奉神哪,就是在打岔、攪擾教會工作,是在抵擋神。若不是神的開啟光照,我還活在自己的敗壞性情裡,為自己沒達到目的而耿耿於懷,卻不知自己的所作所為早已觸犯了神的性情。

感謝神的審判刑罰與顯明,使我對自己身上的撒但毒素與本性實質有了一些認識。今後我願積極追求真理,在思想、言語、行為上對照神的話多解剖自己,認識自己身上的撒但性情,達到真正地恨惡自己、背叛自己,做一個有真理、有人性的人,盡好本分安慰神心!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或與我們聯繫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信仰≠真正的信神(上)

神的話說:「在神心裡有一部分人的信從來沒有被認可,就是說,神不承認這部分人是神的跟隨者,因為神不稱許他的信。……他們只把信神作為一種業餘的愛好,只把神當作一種精神寄託,所以他們不屑了解神的性情、神的實質。可以說,真正的神的一切都與他們毫不相干,他們不想關心,懶得搭理。因為在他們的內心深處有一個強烈的聲音總在告訴他們:神看不見摸不著,神是不存在的。他們認為了解這樣一位神那是在白搭功夫,是在玩弄自己,只在口頭上承認不作任何的表態,也不付出任何實際的行動,那才是真聰明。神是怎麼看待這部分人的?神把他們看為外邦人。」

神的話解除了我的觀念

看到那麼多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受牧師長老蒙蔽、攪擾,不能歸回到神面前接受神末世的潔淨、拯救,我心裡非常著急。每天我都努力地跟福音對象交通神的話,解決他們對神作工的觀念,

我被查出癌症之後

中國河南 秦林 2018年10月的一天,我騎着電動車去聚會的路上,突然後面來了一輛拖鋼管的車,把我連車帶人挂倒在地,當時我就暈了過去,等我醒來的時候,感到左胸疼痛,呼氣都困難。肇事司機把我帶到醫院檢查,診斷結果是第六根左肋肋骨骨折,醫生却對我説:「你這車禍看着是壞事,現在却成了好…

不思進取坑害了我

西班牙 小文 2018年,我在教會製作視頻。起初,因我對業務技術和各方面的原則都不熟悉,就很努力地學習、鑽研技術。一段時間後,我的業務技術有了明顯的提升,弟兄姊妹還選我做了組長,我心裏挺高興的,也願意下功夫盡好本分。後來,我們有個複雜的視頻項目出現了問題,帶領就讓我去跟進、解决。…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