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我願接受眾人的監督

74

山西省 獻上

前段時間,每次聽到負責人要來我們教會落實工作時,我就有點兒不自在,表面上雖不露聲色,心裡卻很抵觸,心想:「你們最好別來,即使來了也千萬不要和我一起澆灌教會,否則我會受轄制沒法交通……」後來,這種情形嚴重到一個地步,我甚至對他們的到來感到反感、厭憎,可麻木的我對自己這樣的情形並沒有什麼認識,更沒想著尋求真理解決。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封建禮教的傳講、古代文化知識的遺傳早將人都傳染成了大小的魔鬼,沒有幾個人甘心樂意地接待神,沒有幾個興高采烈地迎接神的到來,人都滿臉殺氣,遍地殺氣騰騰,企圖將神從陸地上趕走,手持刀劍,擺開陣勢要將神『滅絕』。……地上擺滿了偶像,五顏六色,成了花花世界,而魔王卻獰笑不止,似乎陰謀已得逞,人卻什麼都不知,也不曉得魔鬼已將人敗壞得昏迷不醒,垂頭喪氣。它要將神的全部都毀於一旦,要將神再次污辱、暗殺,企圖拆毀、攪擾神的工作,它怎能容讓神與它『同等的地位』?怎能容讓神在地上『插手』人間的工作呢?怎能容讓神揭露它的醜惡的嘴臉?怎能容讓神打亂它的工作?這魔鬼氣急敗壞,怎能容讓神在地上治理它的朝綱?它怎能甘拜下風?醜惡的面目原形畢露,令人哭笑不得,實難提起,這不是它的本質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我邊揣摩神話邊省察自己這段時間的情形:我為什麼那麼討厭小區工人來我們教會,為什麼不願讓她們與我一同走教會呢?我不就是怕她們了解到教會的情況後,發現我在作工中有違背原則、不合神心意的地方對付我嗎?再者,我不也是怕她們的到來打亂我的工作計劃,怕她們交通得比我好而使我失去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嗎?因為她們若是不來,我就可以按著自己的意思隨心所欲地作工,即使有不合真理、不合神心意的地方也不會有人知道,更不會有人對付我、指責我,這樣我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就會越來越高、越來越穩,整個教會的弟兄姊妹都會高看、仰望我,都聽我的,都圍著我轉。這不就是我真正的目的嗎?我的所思所想不正是想把神從弟兄姊妹心中驅逐出去,從而達到自己在人心裡有地位的目的嗎?不正是大紅龍毒素「天高皇帝遠」「唯我獨尊」的真實寫照嗎?大紅龍為了控制、佔有人類,極力驅逐神的到來,不容讓神在地上插手人間的工作,不容讓神揭露它的醜惡嘴臉,不容讓神打亂它的計劃,不容讓神在地上治理它的朝綱,因而瘋狂地抵擋、攪擾、拆毀、破壞神的工作,妄想把神從人類心中驅逐出去,達到它永久掌控人類讓人都敬拜它的卑鄙目的。而今天我的所思所想與大紅龍的所作所為又有什麼區別呢?為了維護地位,為了能隨心所欲、不受約束地作工,我不想讓帶領同工監督、檢查我的工作,不想讓別人插手我帶的教會,不想讓別人來澆灌我帶的弟兄姊妹,其實質不就是想佔有人、控制人嗎?不就是想自己稱王稱霸,成為弟兄姊妹心中的「土皇帝」嗎?看到大紅龍的毒素——狂妄自大、唯我獨尊在我裡面扎根太深,表面上看我是在作工盡本分,心裡卻另有企圖,我所作所為的實質就是在搞獨立王國,是在抵擋神、攔阻神旨意的通行,我的本性太可怕了!若不是神話語的嚴厲揭示與審判,我根本不知自己被撒但敗壞得有多深,抵擋神有多嚴重,根本認識不到自己心靈深處隱藏著的撒但詭計,更不知自己的本性實質竟如此敗壞,真是神話語所揭示的大紅龍的子孫,撒但的後裔啊!

感謝神的顯明與開啟,使我認識了自己的撒但本性,今後我願努力追求真理,更深地認識自己本性裡的撒但毒素,更願接受任何帶領同工的監督、檢查,接受任何人的對付修理,將自己置於眾人的監督之下,老老實實地盡好自己的本分來安慰神心。

相關內容

  • 在爭戰中得勝撒但

    前段時間,我和配搭的姊妹在盡本分中因著觀點不一致產生了一些隔閡,覺得她狂妄瞧不起我。因此,我陷入了不對的情形裡,開始受她轄制,盡本分總也放不開手腳,說話唯唯諾諾,做事謹小慎微,以至於後來,我說話做事都看著她的臉色,對工作也沒有了負擔,完全活在了黑暗中。

  • 我找到了認識神的途徑

    每天手捧著神的話,讀著神的話,經歷著神的話,放著現成的認識神的機會不進入,反而活在觀念想像中怨天尤人,認為只有見到基督的面才能達到認識神,這可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今後,我願多讀神的話語、揣摩神的話語,追求在神的話中了解神的喜怒哀樂,發現神更多的可愛之處從而達到更深地認識神。

  • 一次「敲打」後的收穫

    小慧體嘗到這次帶領的一番「敲打」裡飽含著神的良苦用心,雖然因著敗壞性情她受了一些苦,但這是神給她的一次生命的洗禮,使她認識了自己狂妄的撒但性情,收穫到了見證神這方面的真理,這次的「敲打」,對小慧走追求真理認識神、見證神的道路是一次啟迪,也是她生命歷程中的一大財富。小慧從心裡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

  • 聖靈作工是有原則的

    前段時間,我讀神的話沒有什麼亮光,也沒去反省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只是一味地向神禱告,求神能開啟我。可之後我再讀神的話,還是沒有什麼開啟,我便想:神開啟人是有時候的,我急於求成也沒有用。此後,我便不急不火、按部就班地讀神的話,耐心地等待著神的開啟。

  • 嚴己才能律人

    教會安排我與一個老姊妹一起盡事務方面的本分。相處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她做事粗心大意,還不接受真理,因此對她產生了看法。漸漸地,我們之間沒有了正常關係,生活中不能和睦相處,工作上也不能和諧配搭。我認為我們的關係能發展到這個地步全是老姊妹造成的,於是我就想方設法跟她交通讓她認識自己,可無論我怎麼給她交通都無濟於事,甚至有時還起反作用,最後弄得不歡而散,因此,我更加確定老姊妹是一個不接受真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