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徒婚姻:破鏡重圓的祕訣(上)(有聲讀物)

396

——全能神挽救了我的婚姻

李 全

小時候,爸爸和媽媽經常吵架,媽媽常常挨打受罵,積怨過多,早早地就去世了。自那以後,我就暗立志:長大成了家,一定要善待妻子,建立一個幸福和睦的家庭,不再走父母婚姻失敗的路。

1995年,我在一家餐廳擔任安裝工程的部門經理。起初,我一心只想創業掙錢,再娶個賢惠的妻子過幸福的生活就滿足了。可是後來,因工作需要我經常陪各部門的領導出去吃飯,常常出入各大酒店、沐足店、KTV、賓館等娛樂場所。那時,他們經常說:「『人生在世,吃穿二字』『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人生在世幾十年,趁現在年輕好好享受一番。男人嘛,誰不吃喝玩樂?」「現在國家提倡大力發展經濟,搞活各種娛樂行業,我們要起來積極響應。作為中國公民,不吃喝嫖賭都對不起政府!」受他們的薰陶、傳染,慢慢地,我也開始隨從他們一起吃喝玩樂,並以此為享受。

2000年年底我結婚了,剛開始我與妻子雖然感情不深,但也能和睦相處、彼此擔諒。可由於工作上的應酬和各種複雜的人際關係,我還像以往一樣交際、應酬,活在吃喝玩樂中,每天很晚才回家。後來,妻子得知我每天回家晚不是因為工作忙,而是在外面吃喝玩樂,便開始和我冷戰。我們各做各的事,沒有語言的交流,也沒有了擔諒、體貼,而是形同陌路。看到夫妻關係如此尷尬,我害怕婚姻破裂,為此常常夜不能寐。為了化解僵局,我便嘗試著跟妻子交心,可沒說兩句話妻子就翻起老賬,說我在外面吃喝玩樂、不拿錢回家等等,說著說著我們就吵了起來,最終不歡而散。每次我們吵完架後,我都倍感痛苦煎熬:夫妻之間沒有共同語言,生活在一個家裡卻如同仇人一樣,兩句話說不到一起就吵……唉!這種日子真的很痛苦,與其這樣下去,不如離婚算了,長痛不如短痛。可「家醜不可外揚」,為了面子,為了孩子,更為了我從小追求幸福家庭的夢想,不管怎麼樣,我也得維持這段不愉快的婚姻,況且是我有錯在先,還是想辦法挽救吧!

後來,我註冊了一家安裝公司,就把妻子的弟弟接過來學技術。本以為自己有了地位、金錢,能使妻子的虛榮心得到一些滿足,再加上我照顧好她的弟弟,這樣就能緩和一下我們的關係。但沒想到,我們依然經常吵架,甚至妻子當著公司員工的面揭我的短,說我不顧家……我無法再忍受這種爭爭吵吵的日子,便留下點錢離開家去了另一個工地。面對我的離去,妻子態度漠然,這也讓我特別痛苦。我真想不通:世上都說夫妻沒有隔夜仇,為什麼我們卻像有深仇大恨一樣呢?為什麼我們見面就要吵架、冷戰,鬧得彼此痛苦,家庭不和呢?這樣的生活已經持續四五年了,我們之間的關係真的就無法調和了嗎?因著夫妻關係日益惡化和工作壓力過重,我常常吃不下、睡不著,致使心力交瘁,越來越消瘦,抬頭紋也越來越多。有時熬到一個地步,我覺得活著沒有任何盼望,真想以死來解脫這種痛苦的生活,但想到兩個活潑可愛的孩子,我又不忍心撇下他們。就這樣,我活在了無邊的痛苦之中……

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2008年3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來到全能神教會後,我常常讀神的話語,參加教會生活,聽弟兄姊妹交通真理、分享經歷,不知不覺我明白了一些真理,對家庭、對婚姻、對人一生的命運都有了新的認識,心裡的愁苦減輕了一大半,我體嘗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樂,整個人也輕鬆釋放了許多。在一次聚會中,我把這些年的痛苦和糾結敞開交通出來,弟兄姊妹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說以至於到現在,多數人沒有人格,沒有人性,也沒有良心,更沒有理智。……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點、撒但的人生哲學與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全能神的話把我們人類敗壞墮落的根源揭示了出來,原來我的一切痛苦都來源於撒但的敗壞。我活在撒但的權下,受社會邪惡潮流的薰陶影響,憑著「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等撒但的邪惡觀點活著,整天花天酒地、邪惡放蕩,敗壞墮落得沒有一點人的樣式,導致與妻子之間紛爭不斷,形同陌路。最終我們的家庭瀕臨破碎,我也心力交瘁,苦不堪言,甚至想以自殺來了結此生。如今我才看清,撒但就是利用這些方式、手段引誘、敗壞我,破壞我的婚姻、家庭,讓我活在罪惡與痛苦中,最終達到被它吞吃的邪惡目的,撒但真是太陰險惡毒了!

識破了撒但的詭計後,我立志徹底棄絕那些撒但的思想,堅決按神的話來做人。同時我也想儘快把福音傳給妻子,讓妻子也得著神的救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