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與兒子和睦相處其實很簡單

150

遼寧省 忠心

山腳下,一排排紅磚的瓦房,炊煙裊裊。一戶農家小院裡,幾棵果樹上果實纍纍,在夕陽的襯托下,一個個飽滿的果實似乎在向人點頭微笑,傳遞著豐收的喜悅。

在廚房裡忙著給兒子做飯的李慧卻沒有被這喜悅之氣感染,她的心情很是壓抑。自從李慧的兒子大鵬上了初中,也不知是怎麼了,原本聽話的兒子放學回家總是沒有好臉,跟李慧說話總是夾槍帶棒的,問他一句話,他總是沒好氣地頂她一句,要不就是斜著眼看一眼李慧。看兒子這樣對待自己,李慧氣得跟他吵,但也不管用,兒子還是照常跟她發脾氣。後來,李慧為了不讓鄰居看笑話,她見著兒子是能忍則忍,能躲就躲。

不一會兒,李慧把飯菜做好端上桌,正好兒子也放學回來了,為了和兒子之間不再發生衝突,李慧起身去了臥室,心想:「我不和你搭話了,看你還和誰發脾氣。」

晚飯後,大鵬也進了臥室,他把書包使勁往床上一摔,搬個凳子也使勁地摔一下,弄出挺大的動靜。李慧看著兒子的舉動,火氣頓時就上來了。

「你摔凳子幹什麼?看你那副德行,一回家就不消停,你摔誰呢?」李慧責備道。

「怎麼了?我想摔就摔,怎麼了?」兒子不耐煩地頂了一句,又一腳把凳子腿踢斷了。兒子緊接著又對李慧說道:「我不用你管,你該幹什麼幹什麼去!」

母子矛盾

李慧一看凳子腿斷了,氣不打一處來,心想:「你這孩子一點也不尊重我,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你媽呀,我就不信管不了你!」想到這兒,李慧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到客廳,順手拎起掛在牆邊的笤帚轉身進了臥室。

李慧前腳剛進屋,就聽「梆」的一聲,大鵬一腳把書桌前的凳子腿也踢斷了,還瞪了她一眼。李慧氣得直哆嗦,舉起笤帚朝兒子打去。沒想到大鵬抬手一擋就把笤帚奪下來了。李慧打也不是,罵也不是,氣得她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哭起來:「你這剛上初中,翅膀就硬了,連媽的話也不聽了,我看你考試分數不長,脾氣倒長了!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不聽話的孩子,氣死我了!……」

大鵬見李慧氣得這麼厲害,站在床邊一臉驚慌,也在掉眼淚。

李慧看了既心痛又無奈,不知道該怎麼對待兒子了。

朦朧的月光,透過窗簾灑進屋內……

李慧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她很納悶:「最近孩子也不知道怎麼了,總是發無名火,惹得我也控制不住自己跟他吵。這孩子以往不這樣啊!這是怎麼回事呢?」李慧翻了個身,又轉念一想:「我已經信神了,應該活出基督徒的樣式,對人包容忍耐,不能動血氣、發火,可為什麼兒子衝我發脾氣時,我就沒有一點包容忍耐,還總想衝他發火呢?」李慧愁得難以入睡。

第二天,大鵬吃過早飯沒跟李慧打招呼,就心事重重地上學去了。透過窗戶,李慧看著兒子的背影心痛不已,她眼裡含著淚水,呆呆地站了許久。

李慧回到屋跟神作了個禱告,拿出神話書翻開看。一段神的話觸動了李慧的心,她看到神說:「別看有許多人信神了,在外表看他很屬靈,但是對於對待兒女的事,還有兒女對待父母的事,在觀點、態度上,他並不知道這裡的真理應該怎麼實行,應該運用什麼原則來對待這個事,來處理這個事。就因為在父母眼中父母永遠是父母,兒女永遠是兒女,這一層父母與兒女之間的關係就變得很難處理,很難相處。就是因為父母總佔著父母的位子不下來,總佔著地位不下來,兒女就跟他擰勁。很多事其實就是因為父母總佔著父母的位,總把自己當回事,總把自己當成父母、長輩,『無論什麼時候你也逃不出我這個當媽的(當爹的)手心,你到什麼時候都得聽我的,你都是我的孩子,不管到什麼時候這個事實不變』,這個觀點把他害得挺苦、挺慘,把兒女害得也挺苦,活得也挺累,是不是這麼回事?」(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神的話使李慧恍然大悟,原來她和兒子都活在痛苦中不能和睦相處的根源,就是因為她總是站在父母的地位上,覺得她是當媽的,是長輩,兒子就應該尊敬她,不管她說什麼兒子都得聽,不應該跟她耍脾氣、頂嘴,尤其兒子犯了錯,李慧覺得她更應該管兒子,兒子就得承認錯誤並按著她說的去改正。可兒子不聽李慧的話還頂撞她,她就覺得兒子沒把她當回事,有失當媽的尊嚴,受狂妄本性支配,她就憑血氣發火訓斥兒子,甚至動手打兒子,導致兒子和她的關係越來越疏遠,兒子壓抑、痛苦,她也跟著傷心、難過。李慧想到兒子現在已經長大了,有自己獨立的思想,這段時間兒子無緣無故地發火肯定是有原因的。可李慧還沒了解清楚就流露血氣衝兒子發火,厲聲責怪兒子,這不是太狂妄、太沒有理智了嗎?認識到這些後,李慧才靜下心來琢磨,兒子之前一直很聽話,可自從上初中後就變得少言寡語,一回到家就把自己關在屋裡不出來,在學校發生什麼事也不跟自己說。李慧心想:「難道是兒子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衝我發洩?如果真是這樣,以後可不能再憑著敗壞性情對待兒子了,否則我和兒子的關係只能越來越疏遠。」於是,李慧向神禱告尋求,願神開啟帶領她,使她能在神的話中找到正確教育兒子的實行路途。

禱告後,李慧又看到一段神的話:「就是做一個普通的人,對待兒女、對待自己的家人就像對待一個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樣,雖然有責任,有肉體關係,但是站的地位、角度與朋友或者普通的弟兄姊妹是一樣的就行了。就是不能轄制,不能管束,不能總想掌控、控制他的一切,允許他出錯,允許他說錯話,允許他做幼稚不成熟的事,做愚昧的事,不管發生什麼事,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說,交通,尋求。這態度不就好了嗎?不就端正了嗎?這裡放下的是什麼?(地位和身段。)就是放下父母的地位和身分,放下父母的架子,放下自己認為自己作為父母該擔的一切責任、自己該盡的該做的,而是盡到一個普通弟兄姊妹的責任就行了。」(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從神的話中李慧知道了該如何對待兒子,那就是放下父母的地位和架子,不再憑狂妄性情轄制兒子、打罵兒子,強迫兒子按自己的意思來。李慧想到自己和兒子都是受造之物,自己應該站在平等的地位上和兒子說話,臨到事多站在兒子的立場上,設身處地地為他著想,了解他發脾氣的原因,心平氣和地和他溝通,敞開心說心裡話。即使兒子犯了錯,也要正確對待,不應該打揍他,而應該耐心地給他講解,使他認識錯誤改正過來。認識到這些,李慧心裡敞亮了許多,她願意按著神的話去實行,主動放下當媽的地位,多跟兒子溝通,了解兒子的難處。

尋求真理解決問題

星期天到了,大鵬又把自己關在屋裡不出來。

「大鵬,你幹什麼呢?」李慧在外屋溫和地叫兒子,可叫了幾聲沒回音,李慧又叫了一聲。

「幹什麼?」兒子沒好氣地喊了一聲。

聽兒子說話的語氣,李慧又有些生氣,她剛想要發火,突然意識到:「不行,這次我得實行真理,不管他對我的態度怎麼不好,我不能再憑血氣教訓他了。」於是李慧切切地呼求神,願神帶領她實行神的話,背叛自己的狂妄本性,學會放下自己,心平氣和地與兒子溝通。

於是,李慧輕輕推開兒子的房門走了進去,大鵬看了李慧一眼,臉沉沉的,也沒說話。

「對不起大鵬,媽那天打你,是媽不對,你別生媽的氣,以後你再不高興衝我發火,媽再也不會打你了,我向你保證。」李慧誠懇地對兒子說。

大鵬聽媽媽這樣說,雖然依舊保持沉默,但他繃著的臉慢慢舒展開了。

「兒子,你有什麼不順心的事跟媽說說,媽幫你分析分析?」李慧用商量的口氣跟兒子說。

聽李慧這樣說,大鵬的情緒也漸漸平靜了下來,他跟李慧訴說了這段時間的苦惱:「媽,我上初中感覺壓力很大,學習跟不上,老師對我的態度特別不好,還傷我的自尊心。有的同學還欺負我,跟我打架。上體育課又是跑步又是蛙跳,我為了達標使勁練,練得腿疼得連上台階都困難,我心裡特別憋屈、難受。」

聽完大鵬的一番話,李慧終於了解了兒子發火的原因,覺得之前那樣對待兒子真是傷害了他,心疼地掉下了眼淚。李慧心想:「那天我真不該打兒子,他在學校承受這麼大的壓力我都不知道,我還總是站在當媽的位置上教訓兒子,和兒子缺少溝通,不懂孩子的心。兒子知道我最疼他,只有在我面前他才沒有什麼顧忌,所以在外面受氣回家就想跟我發洩發洩,把我當成他的出氣筒。可我卻不理解兒子,還站著當媽的地位,憑血氣沖兒子發火,甚至動手打他,結果不但沒有幫助兒子,還給他帶來了更大的傷害,我真是太傷兒子的心了!」

想到這兒,李慧心疼地撫摸著兒子的頭,說:「以後媽保證再也不打你了,你再遇到難處時多跟神禱告,我們平時也多溝通,別一個人悶在心裡。」

兒子點點頭笑了,李慧的心也釋然了。

通過這次溝通,李慧終於從痛苦中走了出來,兒子的情緒好了很多,對李慧說話的態度好轉了,和她的關係也親密了。

雖然和兒子之間的關係有點好轉,可李慧看到兒子活在難處、痛苦中時,她很心疼兒子,又不知道該怎麼幫助他。於是,李慧再次向神禱告,把兒子的問題向神交託。

一天,李慧看到一段神的話說:「總之,兒女跟父母之間能互相理解,能達到彼此扶持、幫助、取長補短,這是最正當不過的關係了。你們如果能實行、能做到這個,這之間的矛盾肯定能解決,就沒什麼難處了。得學著交心。」(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從神的話中李慧明白了,現在兒子活在難處中是因他不明白真理,對各種撒但的詭計、邪惡的潮流沒有分辨,不知道該怎麼對待臨到的人事物,她應該心平氣和地和兒子溝通,了解他的難處,引導兒子來到神面前,學會依靠神、仰望神,多給兒子交通神的話,用神的話幫助兒子解決問題。當兒子明白真理有實行的路了,他的痛苦才能得到解決,兒子也能找回以往的快樂。明白這些後,李慧向神禱告:「神啊!在以後的日子裡我願依靠你,實行你的話語,放下做母親的地位,耐心地跟兒子溝通幫助他,和他一起解決難處。」

一天,大鵬放學後跟李慧說:「媽,今天老師說如果現在不好好學習,將來沒出息只能幹下等人的活。聽了老師的話,我感覺壓力可大了,我學習不好,以後就沒有好的前途了。」

李慧看著一臉愁苦的兒子,安慰他說:「兒子,你是不是擔心自己學習不好,長大了不知幹什麼呢?」兒子點點頭。

李慧把兒子拉到身邊,說:「來,大鵬,咱們看一段神的話:『無論人的能力大小、智商高低、有無心志,然而在命運面前人人平等,不分大小、高低、貴賤。人的一生從事哪種職業,靠什麼維持生計,擁有多少財富,不取決於人的父母,也不取決於人的才能與人的努力或野心,而是取決於造物主的命定。』(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你看,神的話說得很清楚,我們每個人這輩子從事什麼工作,能掙多少錢,以後生活得怎樣神早就命定好了,不是學習好壞能決定的,也不是父母、老師能說了算的,完全在乎神對我們命運的安排。就像有些大學生知識淵博,卻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最後在家啃老;有些人雖然沒有高的學歷,但他們有某方面的特長,依然能在社會上立足。所以你在學習上不要有太大的壓力,別為前途命運擔憂,咱們只管擺正心態,用心學習,能學多少學多少,順其自然,只要盡力了就行。至於咱們以後能不能考上大學,有什麼樣的工作,咱們都不用考慮,只管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就好了,相信神為咱們安排的一切是最合適的。」

母子和睦相處

兒子聽了李慧的一番勸說,臉上有了些笑容:「媽媽,你說得對,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看著兒子有了好心情,李慧心裡一下子輕鬆了許多,她體會到按神的話實行真是太好了,不但解決了兒子的痛苦,她和兒子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親密了!

兒子又說道:「媽,神的話真好,我也要多讀神的話,以後我不擔心考不好回家挨罵了。我們班的好多同學因著考不好都不敢回家,蹲在牆外哭,怕爸媽打他們。」兒子如釋重負地說。

聽兒子說出這些話,李慧鼻子一酸,她很清楚如果不是神話語的開啟帶領,她永遠也不會放下當媽的架子去了解兒子的苦楚,也不會跟兒子說心裡話,相反她只能憑著狂妄性情管制兒子,給兒子帶來更多的轄制和傷害,使她和兒子都活在痛苦中。她從心裡感謝神,慶幸自己來到神面前,接受神話語的帶領供應,才知道了該怎麼教育孩子,怎麼與兒子和睦相處,更明白了當兒子臨到難處時,該如何給他正確的引導。李慧從心裡體會到了神的話的確是真理,是人生活、做人的指南啊!

在以後的日子裡,李慧不再擺當媽的架子,他們娘倆成了無話不談的知心朋友。每次兒子回來就跟李慧說學校發生的事,遇到難處他們就一起禱告在神的話裡尋求解決,神的話驅散了家中的愁雲,使這個農家小院又恢復了往日的溫馨,李慧由衷地感謝神。

一切榮耀歸於神!

相關內容

親子關係出現危機該如何解決
解決代溝有路了(有聲讀物)
是母亦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