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一個小霸王的轉變(有聲讀物)

240

麗 君

因著中國政府的計劃生育政策,我與絕大多數中國婦女一樣,一輩只能生一個孩子,所以當兒子出生後,我和公婆、丈夫對兒子這根獨苗真是「捧在手裡怕碰著,含在嘴裡怕化了」,啥事都由著他的性子來,飯端到他嘴邊,衣服給他穿好,不管是在家還是在學校,從不讓他受一點委屈。記得兒子4歲那年,有一次他放學回來,一進門就「哇哇」大哭,我還沒來得及問怎麼回事,婆婆就趕緊跑過去把他抱在懷裡,說:「乖,咋啦?是不是誰欺負你了?來,跟奶奶說,奶奶找他算賬!」丈夫也跑過來,氣憤地說:「男子漢不准哭!誰欺負你,你就給我揍他,出事了有你爸頂著!」聽完這話,兒子不哭了。此後,兒子在幼兒園裡經常和小朋友打架,弄得孩子的家長常常找上門來,公婆、丈夫當面給人家道歉,可等家長們走後,他們就豎起大拇指誇兒子做得好。由於這種「非正常教育」,兒子逐漸變成了一個懶惰、狂妄、野蠻、愛打架,沒人敢招惹的「小霸王」。

兒子8歲時,有一次他放學回來不寫作業就跑出去玩了,我找到他後對他說:「下次早點回來,別讓家人為你擔心……」他就衝我發火,說他的事不用我管。聽到這話我很生氣,說:「我是你媽,我不管你誰管你?」他更來火了,硬著脖子和我吵架,看著兒子小小年紀就這麼難管,氣得我脫下鞋來朝他屁股上打了一下。誰知這一打就像捅了馬蜂窩,他撲過來抓住我的鞋,也想往我屁股上打。看著他那蠻橫不講理的樣子,我真是既生氣又心疼,第一次把他痛打了一頓。過了些天,兒子突然不見了,我和丈夫、公婆跑遍了村莊也沒找到,村裡有人告訴我們,說我兒子往北邊公路上去了。我們趕緊往公路上追,到了那裡,看到兒子站在路邊,正向過往的車輛擺手攔車。我跑過去拉住他的手問:「兒子,你這是幹啥?你知不知道我們找你都快找瘋了?」他推開我的手,氣呼呼地說:「我再也不想待在你們家了,你們家裡沒有愛,我要離家出走!」兒子的話讓我震驚了,真沒想到一個8歲的孩子竟能說出這樣的話。這時,丈夫趕緊把兒子抱起來,說:「乖,以後再也不打你了……」從那以後,家裡再沒有人敢打他了。

兒子12歲時還不會繫鞋帶,懶得連鞋墊都不墊,還得我把鞋墊給他放到鞋裡他才穿鞋。有時讓他幫忙擦擦桌子、掃掃地,他說:「今天掃了明天還得髒,做那沒意義的事幹啥?」看到兒子這個樣子,我天天發愁,心想:孩子再這樣下去,長大後不就成寄生蟲、成沒用的廢物了嘛,這可咋辦呀?可打又不敢打,說還不管用,我們不知道該怎麼教育他,感到很頭疼,真是苦不堪言,公婆也後悔當初不該那麼嬌慣他,但世上沒有後悔藥,我們只能看在眼裡,急在心上。

後來,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我就把對兒子的憂慮和無奈告訴了弟兄姊妹。弟兄姊妹交通說,有些事在人看沒辦法了,但在神那裡沒有難成的事,真理能解決人的一切難處。他們還和我分享了他們在生活中遇到難處,得蒙神拯救見證,又給我讀神的話。神說:「作為人,誰若違背現實,不按照我的引領行事,便不會有好果子吃的,只會是自尋煩惱。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麼說就怎麼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一篇說話》)「別看你現在為我在我前做事,可心裡還想著家裡的妻子、兒女、父母,難道這些都是你的產業嗎?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為什麼一再地掛念家裡呢?掛念別人!」(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神的話裡面都是人該具備的真理,都是對人最有益處、最有幫助的,是你們身體裡需要的滋補品、營養品,是幫助人恢復正常人性,是人該裝備的真理。你們越實行神的話,你們的生命長進越快;越實行神的話,真理越透亮。你們的身量長大了,對靈界的事就看得越透,得勝撒但就越有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明白真理就當去實行》)讀完神的話,弟兄姊妹又與我交通了許多神掌管宰一切的事實。通過讀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神不僅掌管著天地萬物,擺佈著萬物,也主宰著每一個人的命運,全人類都在神的主宰中存活,沒有一個人能逃脫神的擺佈安排,神在巴望著人能相信他、依靠他,把自己的難處向神交託,讓神來主宰安排。同時我也明白了,神發表的話語都是人生命的滋補品、營養品,這些真理能變化人的敗壞性情,能幫助我們恢復正常人性,能解決我們的一切難處。我只有把孩子帶到神面前,憑神話真理來教育他,才能使他變成有正常人性的人。

從那以後,我就常常趁兒子高興的時候,給他講一些聖經裡關於神作工的故事,談神的創造,見證神的權柄、神的能力、神的智慧與奇妙難測……漸漸地,兒子對信神感興趣了,開始主動讀神的話,也願意聚會了。後來,在教育兒子的問題上,我就操練用神的話解決問題。一天,兒子放學回來對我說:「媽,我一個同學說他今晚請客,讓我們一起去網吧,包夜玩遊戲。」一聽這話,我的神經一下緊繃起來,心想:網吧是個是非之地,多少孩子因著去網吧上網,被引誘走上歧途,我可不能讓兒子去那種地方。於是,我趕緊問他:「那你是咋想的呢?」兒子說:「現在我信神了,是不是神不喜歡我去網吧?」他猶豫了片刻,又帶著懇求的語氣說:「媽,我好想去玩啊,我都沒去過網吧,我同學說網上什麼遊戲都有,可好玩了……」看到兒子特別想去,我知道這正是撒但的引誘,作為母親,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兒子被捲入邪惡的潮流裡,可我該怎麼和他談呢?教訓他,他肯定不服,說得太輕吧,他也不會聽的,我該怎麼辦呢?這時我想起要依靠神,就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啊,我把孩子想去網吧的事帶到你面前尋求,我該怎麼教育他,給他交通哪些神的話,願你帶領我。禱告後,我就揣摩該交通哪方面真理能解決這個問題呢?之後我想起神的話:「在神的作工中,從開始到現在,神對每一個人,可以說對每一個跟隨他的人都給了大小不同的試煉……有的人經歷了面臨選擇的試煉;有的人面臨了地位、錢財的試煉。總的來說,各種各樣的試煉都臨到了每一個人。那神為什麼要這樣作事呢?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每一個人呢?他要看到什麼樣的結果呢?這就是我要告訴你們的重點:神要看這個人是不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這個意思就是說,當神試煉你的時候,讓你臨到一個環境的時候,神就要測驗你這個人是不是在敬畏神,是不是在遠離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神的話使我眼前一亮,我知道該怎樣交通了。於是,我就趕緊給兒子讀了這段神的話,接著又讀了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我跟兒子交通說:「我們是信神的人,得相信神的話,我們每天遇到什麼事都有神的許可,有神的美意在其中。就像你同學請客讓你去網吧這件事,從外表上看好像是你在與同學接觸,其實這是一場靈界爭戰,隱藏著撒但的詭計,撒但就是藉著同學來拉攏你、引誘你,讓你沉迷網絡,最後被撒但吞吃。神也藉著撒但的試探來檢驗你,看你到底是不是真心信神、敬畏神遠離惡的人,能不能在撒但施行詭計時為神站住見證。神喜歡人走正道,不喜歡人隨從邪惡潮流,網吧是個是非之地,是讓人墮落的地方,網絡遊戲就是撒但敗壞人的一種手段、方式,是神所恨惡的。我們信神了,凡事就得根據神的話看事,得識破撒但的詭計,可不能做不合神心意的事啊,我們得為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兒子聽後,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但還不是太情願放下。

於是,我又找到神交通、解剖撒但用網絡遊戲迷惑、毒害人的話讓兒子讀。神的話說:「許多年輕人信神,都很難脫掉玩電子遊戲、上網吧的惡習,遊戲裡多數都是什麼呀?暴力的東西特別多,遊戲那是魔鬼的世界。多數人玩遊戲時間長了,都沒正事了,也不想上學了,也不想讀書了,也不想以後的前途了,更不想人生的事。現在,世界上多數年輕人思想靈魂裡都是什麼東西?吃,喝,然後就是打遊戲。他們嘴裡說的那些話、那些事,心裡想的那些事,都是非人類的事,思想裡的那些東西已經不能用『骯髒』『邪惡』這兩個詞來形容,太多的東西是非人類的東西。你跟他說正常人性的事,講正常人性的話題,他聽不進去,不感興趣,不願意聽,一聽就撓頭,一聽就反感,與正常的人類沒有共同語言,沒有共同的話題,反倒是他們那些人在一起有話題。……你們說,總講這些話題的人,心裡被這些東西充滿了,他們的前景是什麼?他們有沒有前景啊?……他們能不能從事正常人性該有的活動呢?這些人學不好學業,讓他出力幹活,他願不願意幹?一讓他幹活的時候,他會怎麼想?他琢磨琢磨:『幹活多累,打遊戲多痛快,一槍崩一個,幹活幹到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啊?還是打遊戲好玩,這多輕鬆。幹活有什麼意思?能得什麼呀?什麼也得不著。你幹活不也是一日三餐嗎?沒見你好到哪兒去呀!打遊戲多好,往那兒一坐,什麼都有了,有個虛擬的世界,活在那裡就行了!』要是讓他早九晚五、按時守點地上班,他是什麼感覺?他願意守那個時間嗎?我跟你們說,人打遊戲時間長了,人的意志就沒有了。外邦人有一個詞叫什麼?『頹廢』,總打遊戲,總玩電腦,人就頹廢了。『頹廢』這是外邦人的詞,用咱們的話說,這人就沒有正常人性了,被遊戲裡打打殺殺還有虛擬世界那些東西灌滿了,正常人性的東西就被它剝奪了,被它充滿、侵佔了,人思想裡的東西被它侵佔了,思想的空間被它侵佔了,這樣人就頹廢了。」「魔鬼撒但做那些事就是勾引人的,就是使人墮落的。人活在那個虛擬的世界裡,對正常人性的一切生活都不感興趣,幹工作也沒心思,學習也沒心思,人就總惦記往那兒去,像有一個東西勾著似的。……一到無聊的時候,呆著的時候,或者做正事的時候,上班啦,學習啦,他就想用玩遊戲來代替,玩遊戲慢慢就成他生活的全部了。玩遊戲這個事就像一種毒品一樣,人一旦玩上了,一旦進去了,就不容易出來,不好戒。所以說,無論是年輕人還是年老的人,一旦染上這個惡習就不好改掉。……你說這是正常人性該做的嗎?如果遊戲是正常人性的需要,是正道的話,人怎麼就戒不了它呢?人怎麼能被它迷惑到這個程度呢?這就證實了一個事:那不是個好道。上網瀏覽這個瀏覽那個,看一些不健康的東西,還有玩遊戲,這不是好道,不是正道。

……這個邪惡的世界用各種方式來吸引那些對這個世界、對這個人類的邪惡潮流還看不透的人,專門勾引這些人。你不能常常來到神面前,心裡常常空白,大腦常常空白,你這個人就危險。」「玩遊戲這不是僅僅隨從社會潮流的事,你連這點事都戒不了,都控制不住,你這人就危險。」(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我作的工作是拯救人的靈魂,若你的靈魂落入撒但的手中,那你的肉體就沒有安寧的日子了。若我在保守你的肉體,那你的靈魂也定規在我的看顧之下,若我對你很厭憎,那你的靈魂與肉體就會馬上落入撒但的手中,那時的光景會是怎樣你能想像出來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二)》)讀了這些神的話,兒子一下子醒悟過來了,認真地對我說:「媽,現在我明白了,原來同學請我玩遊戲是撒但在勾引我,想把我拉到邪道上,讓我遠離神,最後被遊戲迷住,被撒但吞吃,我不能上撒但的當。今天我信神了,就得聽神的話,按神的話去做,得為神作見證,我不去了……」後來,兒子的同學又多次拉攏他去網吧玩,他都拒絕了,到現在我兒子都沒有進過網吧。

過了一段時間,新的事件又出現了。一天下午,我剛做好晚飯,兒子就放學回來了,因有些日子沒和他談心了,我就把他喊到身邊,問他最近有哪些經歷,都看見了神的哪些作為了?他說:「前幾天午休時,別的班一個學生來打我們班的一個同學,當時我想:做人得講義氣,為朋友就得兩肋插刀,他敢打我同學,看我不揍他才怪。我就走過去掐住那個學生的胳膊,逼他放開我的同學。下午放學時,好幾個同學都跟我說,那個學生找了十幾個人準備打我,當時剛好我有道題不會做,作業沒完成,老師在教室裡盯著我寫作業,他們才沒敢動手。」聽了兒子的講述,我說:「這是神在看顧保守著你。」兒子點了點頭,繼續說:「這幾天,我腰裡一直別著個扳手,他要是再敢欺負我同學、欺負我,看我怎麼收拾他!」兒子的話讓我大吃一驚,心立馬提到了嗓子眼,心想:好險哪!這要不是神的保守,那說不定得鬧出啥事啊!我越想越感到後怕,就趕緊在心裡禱告,求神保守兒子的心,別讓他中了撒但的詭計。禱告後我想到一段神的話,就趕緊打開讓他讀,神的話說:「在人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撒但給人輸送了不少這樣的信息,讓人在毫無意識的情況下覺得這些東西是對的,是對人有益處的,人就不知不覺走上了這樣的道路……撒但都給人灌輸了什麼?人要愛國,有民族氣節,有英雄氣概。在一些歷史故事當中,在一些英雄人物傳記裡,人學到了什麼?講義氣,為哥們兒、為朋友兩肋插刀。在這些撒但的知識中,人不知不覺學到了很多的東西,學到了很多非正面的東西,不知不覺當中,在人幼小的心靈中種下了一些撒但為人預備好的種子。這個種子讓人感覺人應該做偉人,人應該做名人,人應該做英雄,做愛國的人,做愛家的人,做為朋友兩肋插刀、講義氣的人。在撒但的誘導當中,人不知不覺就走上了撒但為人預備的道路。在這個期間,撒但強迫人接受了撒但的生存法則,人也不知不覺地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產生了自己的生存法則,就是撒但強迫灌輸給人的撒但的生存法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讀完神的話,我跟兒子交通說:「其實,像你所說的『做人就得講義氣,為朋友就得兩肋插刀』,這是撒但灌輸給人的一種毒素,是一種錯謬的思想觀點。你想想,你有朋友,人家就沒有朋友了?人家不是也會把他的朋友找來教訓你嗎?都『講義氣,為朋友兩肋插刀』,就會導致人與人之間相互為仇、互相殘殺、冤冤相報,所以,『講義氣,為朋友兩肋插刀』根本不是正常人性該具備的東西,不是從神來的正面事物,它是從撒但來的反面事物,它只會敗壞人,使人變得越來越陰險、惡毒,越來越沒有人性,都像魔鬼一樣,你殺我、我殺你,搞得人心惶惶,出門都害怕被人打、被人殺。」兒子聽後點點頭。我繼續說:「撒但沒有能耐直接奪走人的性命,因為人的生死由神掌管著,但撒但可以藉著各種毒素、各種邪惡的思想觀點來敗壞人類,引誘人類犯罪,讓人類互相爭、互相鬥,互相殘害,藉此將人類吞吃、毀滅。你想想看,當你憑著撒但毒素『為朋友兩肋插刀』活著,撒但就會攻擊你,讓你生氣、憤怒,跟人打架,如果鬧出人命,你把別人打死了,或者你被別人打傷打殘了,撒但殘害人的詭計就得逞了,你也就被撒但擄去、吞吃了。所以,我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不能憑撒但毒素活著,得凡事禱告神、依靠神,憑神的話活著,這樣才能得到神的看顧與保守。」兒子聽後對「講義氣,為朋友兩肋插刀」的撒但毒素有分辨了,高興地答應著:以後我要依靠神,憑神的話活著,再不憑撒但的毒素做事了。說著,兒子把腰裡的扳手拿出來交給了我,看到兒子放下了仇恨,願意按神的話去實行,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過了幾天,兒子放學回來,高興地對我說:「媽,我看到神的作為太奇妙了!今天放學後我去廣場玩,有兩個學生攔住我,要打我,我就在心裡禱告神,求神保守、幫助我。結果剛好遇到我姑父去廣場打籃球,他看到那倆學生要打我,就把他們訓了一頓,然後把我送回家了。」聽完兒子的敘述,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

一次雙休日,吃過午飯,我腰疼得特別難受,就想讓兒子把鍋、碗都刷刷,他氣呼呼地,說什麼也不刷。到了晚上,我問他:「你為啥不想刷碗哪?」他挺挺胸脯,說:「我是個男人,哪能幹那活兒?你是女的,你就應該刷碗。」我笑著說:「在你心裡是不是認為女人就得刷碗、掃地、洗衣服?」他說:「我就是這麼想的。」我想:沒想到他小小年紀,種的毒素還不少,我應該根據神的話幫助他,讓他懂得活出正常人性。於是,我打開神的話遞給他,說:「你看看神的話是怎麼說的。」他接過神的話,小聲唸道:「信神要想性情變化脫離了現實生活不行,你能在現實生活之中認識自己,背叛自己,實行真理,而且能在凡事上都學習做人的原則、做人的常識規矩,這樣你才能逐步有變化。」(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談談教會生活與現實生活》)我說:「神要求咱們彼此相愛,學會體諒人、照顧人、幫助人,這些都是正常人性該具備的。如果別人身體有病了,你是不是該憑愛心幫助呢?」他看了看我羞愧地低下了頭。我又說:「咱身上有『大男子主義』,這也是一種撒但毒素,咱們認為家裡的活兒都是女人該做的,男人就可以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這樣活著沒有做人原則,沒有正常人性。咱們也要在實際生活中學會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活出正常人性,這也是神所要求的,是基督徒起碼該做到的。」從那以後,兒子不僅主動幹一些家務活了,還學會關心、體諒我們了。

回想兒子的成長歷程,看著兒子的這些轉變,我感到很欣慰。真沒想到,一個狂妄、暴躁、野蠻的孩子,一個無人敢說、無人敢碰的「小霸王」,如今變得這麼溫順、懂事,這都是神的話語達到的果效。從兒子轉變的過程中,我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和威力,看到了真理能解決人的一切難處與問題。我深深地體會到:只有神的話語能改變人,能作人的生命,能讓人活出正常人性,把孩子帶到神的面前,接受神話語的澆灌與供應,這是使孩子改邪歸正,走上人生正道的唯一路途。感謝全能神!

相關內容

年少輕狂的我是如何與姥姥相處的
福音電影《孩子,回家吧!》全能上帝使我的靈魂甦醒【預告片】...
愛神真幸福《心相印歌》【M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