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強權高壓的教育扼殺人性敗壞道德吞噬靈魂

85

河北省 文月

我曾是某公立高中的一名普通教師,也是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名小小跟隨者。在這幾年的教學生涯中我深深體會到:只有全能神的話語是真理,給我指明了光明正道,作為一名教師只有按全能神的話語實行才能還學生一片光明。

和其他公立高中一樣,我們也是以「升學率」作為指揮棒的。現在社會競爭激烈,就業形勢嚴峻,在「高學歷=好工作=好前途」的價值觀影響下,家長評價學校的唯一標準是升學率,學校領導評價教師的唯一標準就是學生考試的分數。當我走上工作崗位後,如何提高我所教班級的考試成績自然成了我的要任務。為此我刻苦鑽研教學方法,認真備課、批改作業,主動跟老教師聽課學習,對學生熱情有加、細心呵護,常常起早貪黑、加班加點,代價是付出了很多,可是我所教班級的成績在二十幾個班級中卻一直是倒數第一,沒有任何好轉。雖然那時我也從親戚那裡得知了神的末世作工,看到了神的發聲說話,但並沒有把神話帶到工作中,心想:「信神是信神,工作是工作,這兩件事沒什麼關係,神話裡也沒提到怎麼教學,要想提高教學成績,還得多向那些教學成績好的老教師們討經驗,傳承他們成功的祕訣。」

全能神,教育,真理,老師

後來,一位老教師把他的經驗告訴給了我:「要想提高成績,必須對學生『狠心』,下『狠手』,不能對他們有笑臉,多留作業,把他們逼緊一點,如果他們不寫作業,不好好聽課,就狠狠地罵!只要不聽你的話,你就治他們、整他們,別把他們當人看!最後達到你說的話他們都得聽,沒有學生敢對你說半個『不』字,總之讓他們都怕你就行了!」我聽後心裡一驚:為了成績竟要不擇手段地逼著學生學,不把學生當人看,這樣做好嗎?但轉念一想:自己的教學成績一直倒數第一,可能就是因為以前我對學生太「仁慈」了,他們不害怕我,所以才不聽我講課,不寫作業,提高不了分數,還是老教師說的對!那時我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怎麼甩掉「倒數第一」的帽子就怎麼來,怎麼能體現工作能力就怎麼來,不然怎麼立足啊!於是我立即把這個「制勝法寶」施展開來。課堂上,那個熱情如火、面帶微笑講解的老師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這樣一個形象:

「你!說你呢!看什麼看!說什麼說!後邊站著去!」我一邊拿粉筆直指一個小聲說了一句話的學生一邊咆哮道。那個學生不滿地看了我一眼,無奈地拿著書站到教室最後面去了。

「為什麼還有人不交作業?啊?知道自己幹什麼吃的嗎?你們都是傻子嗎?不想學就回家!滾回去!」我一邊把桌子拍得啪啪響,一邊聲嘶力竭地訓斥道。學生們都知趣地低下了頭,教室裡一片寂靜,我暗自得意:他們終於怕我了!終於被我治得服服帖帖、低眉順眼了。此後,沒有人不敢不交作業了,課堂上誰也不敢說話了,讓他們低頭寫字誰也不敢抬頭,讓他們抬頭看黑板誰也不敢低頭。

由於我把自己樹立成了學生心目中絕對的權威,在課堂上常常頤指氣使,扮演著一個高高在上、學生必須絕對服從的教師角色,輔導學生的時候,如果有的學生對課上講過的問題還不會,我就會把面孔一板,訓斥道:「上課的時候幹嘛去了?沒長耳朵嗎?眼睛是玻璃球嗎?」我認為只有這樣狠狠地說才能讓他們刻骨銘心地記住所學的內容。由於有教學成績的競爭壓力,同事之間都暗自較勁,我對學生嚴厲苛刻,別的同事也毫不遜色,有些教師更是對學生極盡挖苦羞辱之能事,真的是做到了「別把他們當人待」!這樣的「打、卡、壓」現象幾乎在所有的高中學校都普遍存在。可憐的學生不但要承受繁重的學業壓力,還要膽戰心驚地面對老師們如狼似虎的高壓政策,天天看著老師、主任、校長們的臉色行事。學校成了監獄,校長是監獄長,老師是獄警,學生是囚犯。

就這樣實行幾個月的「制勝法寶」後,果真見效了,在一次大型的考試中,我們班的成績終於有所提高,再也不是倒數第一了,而是倒數第二。雖然只進步了一點點,卻給了我無限的希望——看來「打、卡、壓」還是有效果的!我要繼續努力!

沒過多久,震驚中華的「5·12」汶川地震發生了,在電視上我看到很多校舍倒塌、學生們瞬間被埋葬的淒慘景象。我心想:同樣都是學校,我們還能活著,還能在課堂上學習,多麼幸運啊!這是一個給學生進行感恩教育提高道德修養的絕好機會。於是,我找到了當時我認為最能觸動人心靈的一段視頻《最美女護士》:在廢墟瓦礫中,一個女護士用幾乎斷了氣的嗓音衝著鏡頭哽咽地用盡全身力氣呼喊:「快!快救孩子們,還有幾十個孩子埋在下面!我已經聽到他們的哭聲!求求你們,快去救救他們……」她那種無力回天、肝腸寸斷的哭喊真實又讓人心碎,讓人看了猶如親臨地震現場一般。短短十幾分鐘的視頻通過電子大屏幕在教室裡播放完畢後,教室裡異常安靜,作為教師的我站在講台上難以抑制自己的淚水,哽咽著說不出話來。我想:這些年輕的生命此刻一定被深深地震撼了,一定看到了生命的脆弱以及擁有生命的寶貴。正當我準備開口談如何感恩生活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教室裡出現了一陣騷動,緊接著一些學生開始喊:「死吧死吧,都死了才好呢!」「就是就是!多死幾個我們高考少幾個競爭對手!」「對!對!都死了好騰出地方來,地球盛不下了!」……附和聲越來越多,響成一片。我立刻驚呆了!沒想到我苦心孤詣營造的情景教學竟然是這樣一個結果!那一刻,所有的關於學生思想教育的言語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我啞口無言。心靈的荒蕪,人性的喪失,年輕的靈魂啊!我該拿什麼來拯救你,我的學生們!那堂課,我再也沒有心思講解知識,那堂課漫長而又令人煎熬。

事後,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我不停地問自己:他們都是十幾歲的孩子,花一般的年齡,天真爛漫的時節,面對其他同齡孩子慘遭劫難,他們為什麼沒有一絲同情與憐憫?為什麼口出毒言惡語?這些話真的是從純真的孩子們嘴裡說出來的嗎?這一切到底是因為什麼?教師啊教師,你戴著「人類靈魂工程師」的光環,怎麼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刻?在痛苦、失望和困惑之中,我打開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發表的話語,希望可以從中找到答案。

相關內容

全能神的發表《全能者的嘆息》選段(舞台版朗誦)...
問題(9)我跟家人、朋友相處時,臨到不如意的事總是愛發火,流露血氣,為此我感到很痛苦,我想尋求一下,到底該怎麼與人正常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