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目錄

認識神是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途徑

每個人都當重新審視自己信神的生涯,在跟隨神的過程中是否對神有真正的了解、真正的理解與真正的認識,是否真的知道神對各類人的態度是什麼,是否真的了解神在你身上作的工與神對你所作所為的定義。對於這位在你身邊陪伴你左右、引導你前行的方向、主宰你的命運、供應你所需的這一位神你究竟了解多少、認識多少?你是否知道他每天在你身上作什麼?是否知道他作每件事的原則與宗旨是什麼?是否知道他是如何引導你的?是否知道他是如何供應你的?是否知道他是以什麼方式帶領你的?是否知道他在你身上要得著什麼、要成就什麼?是否知道他對待你各類表現的態度?是否知道你是不是他喜愛的人?是否知道他喜怒哀樂的由來與其背後的心思、意念與他的實質?你是否知道你信的這位神究竟是一位什麼樣的神?等等這些問題是否是你從來都不曾了解的,是你從來都不曾想到的?在你信神的過程中,你是否曾經以自己對神話語真實的體會與經歷而消除了對神的誤解?你是否曾經接受神的管教、責打而對神產生了真正的順服與體貼?你是否曾經在神的刑罰、審判中認識了人的悖逆、人的撒但本性而對神的聖潔有了些許的了解?你是否在神話語的引導、開啟之下開始有了新的人生觀?你是否在神對你的試煉中感覺到了神的不容人觸犯與神對你的要求、對你的拯救?如果你不知道什麼是對神的誤解,也不知道如何消除對神的誤解,那可以說你從未與神有過真正的交往,你也從未了解過神,至少可以說你從來就不想了解神。如果你不知道什麼是神的管教與責打,那你肯定不知道什麼是順服與體貼,至少你不曾對神有真正的順服與體貼。如果你不曾經歷神的刑罰、審判,那你勢必不知道什麼是神的聖潔,更不清楚什麼是人的悖逆。如果你從來沒有真正的正確的人生觀,沒有正確的人生目標,依然為以後的人生道路而迷茫、彷徨,甚至躊躇不前,那你肯定從未得到過神的開啟與引導,也可以說,你從未真正得到神話語的供應與補給。如果你還未經受神的試煉,不言而喻,你肯定不會知道什麼是神的不容人觸犯,也不會了解神對你的要求究竟是什麼,更不會知道神經營拯救人的工作究竟是什麼。一個人無論信神多少年,若在神的話上沒有任何的經歷與領悟,那他必然沒有走上蒙拯救的路,他對神的信必然沒有實際內容,他對神的認識也必然是零,不言而喻,他根本不懂什麼是敬畏神。

神的所有所是、神的實質、神的性情都在神對人類的說話中發表出來,當人經歷神話語的時候,人便會在實踐中了解到神所說話語的目的,了解到神說話的源頭與背景,了解體會到神說話所要達到的果效。對人來說,這些都是人得著真理、得著生命、明白神心意、達到性情變化、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必須要經歷、要明白、要得著的東西。在人經歷、明白、得著這些東西的同時,人便對神逐步有了了解,同時也有了不同程度的認識。這個了解與認識不是想像出來的,不是編寫出來的,而是人體會、經歷、感受、印證出來的。人有了這些體會、經歷、感受與印證,人對神的認識才有了內容,此時的認識才是實際的、是真實的、是準確的,而人對神話語的體會、經歷、感受與印證達到的對神的真實了解與認識的這個過程就是人與神真正的交往。人在這樣的交往中對神的心意有了真正的了解與理解,對神的所有所是有了真正的了解與認識,對神的實質有了真正的了解與認識,對神的性情有了逐步的了解與認識,對神主宰萬物的事實有了實際的定真與準確的定義,對神的身分與地位有了實質性的定位與認識。人在這樣的交往中逐漸地改變了對神的想法,不再憑空想像,不再憑己意猜忌,不再誤解神,不再定罪神,不再論斷神,不再懷疑神,隨之,人與神的爭辯越來越少,人對神的抵觸越來越少,人的悖逆越來越少。相反,人對神的體貼與順服越來越多,人對神的敬畏越來越實際,也越來越深刻。人在這樣的交往中不但得到了真理的供應,得到了生命的洗禮,同時也得到了對神真正的認識。在這樣的交往中,人不但得到了性情的變化,蒙了拯救,同時也收穫到了受造之物對神真正的敬畏與敬拜。有了這樣的交往,人對神的信不再是一張白紙,不再是一句口頭的承諾,也不再是一種盲目的追隨與崇拜;有了這樣的交往,人的生命才會一天天長大,人的性情才會逐步得到變化,而人對神的信將會由渺茫的信仰逐步走向真實的順服、體貼到真實的敬畏;人對神的跟隨也將由被動逐步走向主動,從消極走向積極;有了這樣的交往,人才會達到真正地了解神、理解神,達到真正地認識神。因為絕大多數的人與神沒有過真正的交往,所以,絕大多數人對神的認識只停留在理論上,停留在字句道理裡。這就是說,絕大多數的人不管信神多少年,就認識神而言,仍然停留在原點,停留在帶有傳奇色彩,帶有封建迷信的傳統膜拜的基礎上。人對神的認識停留在原點就意味著人對神的認識幾乎等於是零,除了人對神的地位與身分的肯定之外,人對神的信仍然是在渺茫中,這樣,人對神真正的敬畏又有幾分呢?

無論你怎麼確實相信神的存在都代替不了你對神的認識,代替不了你對神的敬畏;無論你曾經享受多少神的賜福與恩典都代替不了對神的認識;無論你多麼甘願為神奉獻所有、花費所有都代替不了你對神的認識;或許你熟讀神的說話,甚至倒背如流,然而這些都代替不了你對神的認識。人無論怎樣死心塌地地跟隨神,如果人從未與神有過真正的交往,從未對神的話語有過真正的經歷,那麼人對神的認識就只是一片空白或無限的遐想,哪怕你曾經與神「擦肩而過」、曾經與神面對面,你對神的認識仍舊是零,你對神的敬畏也僅僅是一句空的口號或理想罷了。

許多人天天捧著神的話閱讀,甚至將神話語中的經典部分都銘記在心,當成至寶,而且到處傳講神的話,以神的話來供應他人、幫助他人。他們認為這樣做就是在見證神、見證神的話,這樣做就是在遵行神的道,他們認為這樣做就是在憑神的話活著,這樣做就是將神的話帶入了現實的生活中,這樣做就能蒙神的稱許,就能蒙拯救、得成全。他們在傳講神話語的同時卻從來不遵照神的話去實行,也從來不按照神話語的揭示與自己對號入座,而是利用神的話騙取他人的崇拜與信任,利用神的話搞個人的經營,利用神的話騙取、偷竊神的榮耀,他們妄想利用傳揚神話語的機會獲得神的作工與神的稱許。多少年過去了,這些人不但沒能在「傳講神話語」的過程中得到神的稱許,不但沒能在「見證神說話」的過程中找到自己該遵守的道,不但沒有在「以神的話供應幫助他人」的過程中幫助、供應了自己,不但沒能在這些過程中認識神,對神產生真正的敬畏,反而對神的誤解越來越深,對神的猜忌越來越嚴重,對神的想像越來越誇張。他們在神話語理論的供應與帶領之下似乎如魚得水,似乎游刃有餘,似乎找到了他們的人生目標,似乎找到了他們的使命,似乎獲得了新生,似乎蒙了拯救,他們似乎在對神話語朗朗上口的背誦中得到了真理,明白了神的心意,找到了認識神的途徑,似乎在對神話語傳講的過程中常常與神面對面,他們也常常被「感動」得痛哭流涕,常常被神話語中的「神」帶領似乎不斷地在明白神的良苦用心,同時也明白了神對人的拯救,明白了神的經營,認識了神的實質,了解了神的公義性情。在此基礎上,他們似乎更加確信神的存在,似乎更加認識神的尊貴,似乎更加感覺神的偉大、超凡。他們沉浸在對神話語表面的認識中,似乎他們的信心加增了,受苦的心志加強了,對神的認識加深了,豈不知他們在未實際經歷神話語以先對神的一切認識與想法都來自於他們一廂情願的想像與猜測。他們的信心經不住神的任何考驗,他們所謂的屬靈與身量根本經不住神的試煉、神的檢驗,他們的心志只不過是一座在沙土上建造起來的空中樓閣,他們所謂的對神的認識也只不過是他們頭腦想像出來的成果罷了。事實上,這些在神的話語上「頗下功夫」的人從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實的信心,什麼是真實的順服,什麼是真正的體貼,什麼是對神真實的認識。他們將理論、想像、知識、恩賜、傳統與迷信,甚至人的道德觀都拿來作為信神、跟隨神的本錢與武器,甚至作為信神、跟隨神的根基,同時他們也將這些本錢與武器作為認識神的法寶,作為他們迎接、應付神的檢驗、神的試煉、神的刑罰審判的法寶。最終,他們收穫的依然是充滿宗教意味的、充滿封建迷信的、充滿傳奇的、怪異的、詭祕的對神的定論,他們對神的認識和定義與只相信上蒼、相信老天爺的人如出一轍,而神的實際、神的實質、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等等與真實的神自己有關的一切都與他們的認識失之交臂,無關無份,甚至南轅北轍。這樣,他們雖在神話語的「供應與滋養」之下,但卻不能真正地走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真正的原因就在於他們從來就沒有與神相識過,也從來沒有與神有過真正的「接觸」與交往,所以,他們不可能與神相知,也不能產生對神真正的相信、跟隨與敬拜。他們如此對待神話語、對待神的觀點與態度注定他們一無所獲,注定他們永遠走不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他們追求的目標與方向意味著他們永遠是神的仇敵,意味著他們永遠都不能蒙拯救。

如果一個跟隨神多年、享受神話語供應多年的人對神的定義與一個朝拜供奉偶像的人對神的定義的實質是相同的,這就意味著這個人沒有得著神話語的實際,究其原因是他根本就沒有進入神話語的實際之中,所以,神話語中的實際、真理與神的心意、神對人的要求就與他無關無份。這就是說,這樣的人無論怎麼在神話語的字面上下功夫都沒有用,因為他所追求的是字句,所以他所得到的也必然是字句。神說的話語在表面上來看無論是淺顯還是深奧,都是人生命進入必備的真理,是人的心靈與肉體得以存活下去的活水泉源,他供應人活著的所需,供應人日常做人的法則與信條,供應人蒙拯救所必經的道路、目標與方向,供應人在神面前作為受造之物所該具備的一切真理,供應人如何順服神、如何敬拜神的所有真理,他是人存活下去的保障,是人日用的飲食,也是人得以剛強、得以站立的堅固後盾。他飽含受造人類活出正常人性的真理實際,飽含人類脫離敗壞、走出撒但網羅的真理,飽含造物主對受造人類的諄諄教導、勸勉、鼓勵與安慰,他是引導開啟人明白一切正面事物的指路明燈,是人得以活出與擁有一切正義與美善事物的保障,是衡量一切人、事、物的準則,也是帶領人蒙拯救、走向光明路的航標。人只有在神話語的實際經歷中得到真理的供應,得到生命的供應,明白什麼是正常人性,什麼是有意義的人生,什麼是真正的受造之物,什麼是對神真實的順服,明白該如何體貼神、如何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如何具備真正人的樣式,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信、什麼才是真正的敬拜,明白天地萬物的主宰是誰,明白主宰萬物的那一位以什麼樣的方式主宰、帶領、供應萬物,明白、了解主宰萬物的那一位以什麼樣的方式存在、顯現、作工……離開了對神話語的真實經歷與體驗的人就沒有對神話語、對真理的真實認識與領悟,這樣的人就是地地道道的行屍走肉,就是地地道道的軀殼,與造物主有關的一切認識與他無關無份。在神的眼中,這樣的人從來就沒有相信過神,也從來就沒有跟隨過神,所以神既不承認他是神的信徒,也不承認他是神的跟隨者,更不承認他是真正的受造之物。

作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理當知道造物主為誰,理當知道人受造為何,理當知道如何履行受造之物的職責,理當知道如何敬拜造物的主,理當了解、理解、認識與體貼造物主的心意、心聲與要求,理當遵行造物主的道——敬畏神、遠離惡。

什麼是敬畏神?如何遠離惡?

「敬畏神」不是莫名的驚悚與懼怕,不是躲避,不是遠離,不是崇拜,不是迷信,而是仰慕,是崇敬,是信任,是理解,是體貼,是順服,是奉獻,是愛,是無條件、無怨言的敬拜、還報與歸服。人對神沒有真正的認識,就沒有真正的仰慕,就沒有真正的信任,就沒有真正的理解,沒有真正的體貼與順服,只有驚恐與不安,只有懷疑、誤解、躲避與遠離;人對神沒有真正的認識,就沒有真正的奉獻與還報;人對神沒有真正的認識,就沒有真正的敬拜與歸服,只有盲目的崇拜與迷信;人對神沒有真正的認識,就不可能遵行神的道,就不可能敬畏神、不可能遠離惡事。相反,人所從事的一切活動與行為充滿了對神的悖逆、抵擋,充滿了對神的毀謗與論斷,也充滿了人違背真理、違背神話語真諦的惡行。

人對神有了真實的信任,就會有真實的跟隨與依靠;人對神有了真實的信靠,才能有真正的了解與理解;人對神有了真實的理解,就會有真實的體貼;人對神有了真正的體貼,才能有真正的順服;人對神有了真正的順服,才能真正地奉獻;人對神有了真正的奉獻,才能無條件無怨言地還報;人對神有了真正的信靠、真正的理解與體貼,有了真正的順服,有了真正的奉獻與還報,人才能真正地認識神的性情與實質,認識造物主的身分;人真正地認識了造物的主,才能產生真正的敬拜與歸服;人對造物主有了真實的敬拜與歸服,才能真正地擺脫惡行,也就是遠離惡。

這些就是「敬畏神、遠離惡」的全過程,也是「敬畏神、遠離惡」的所有內容,是人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必經之路。

「敬畏神、遠離惡」與認識神有著千絲萬縷不可分割的聯繫,它們之間的關係是不言而喻的。若想達到遠離惡,必須先做到能對神有真實的敬畏;若想達到對神有真實的敬畏,必須先對神有真實的認識;若想對神有認識,必須先經歷神的話,進入神話語的實際中,經歷神的責打、管教,經歷神的刑罰、審判;若想經歷神的話,必須先與神的話面對面,與神面對面,求神擺設人、事、物與各樣環境讓你有體驗神話語的機會;若想與神面對面、與神的話語面對面,必須先具備一顆單純、誠實的心,具備接受真理的態度,具備受苦的心志,具備遠離惡事的決心與勇氣,具備作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的願望……這樣,一步一步向前邁進,你會離神越來越近,你的心會越來越純潔,你的人生、你活著的價值會隨著你對神的認識越來越有意義,越來越煥發光彩。到有一天,你會覺得造物主不再是一個謎,造物主從未向你隱藏,造物主從未向你掩面,造物主離你並不遙遠,造物主不再是只能讓你朝思夜想卻不能讓你感知到的那一位,他真真切切地守護在你左右,他供應著你的生命,掌管著你的命運,他不在遙遠的天際,他不在雲端間隱祕,他就在你的身邊主宰著你的一切,他是你的所有,也是你的唯一。這樣的一位神讓你心生愛慕,讓你依戀,讓你親近,讓你仰慕,讓你害怕失去,讓你不願再放棄,讓你不願再悖逆,不願再遠離、躲避,你只想體貼他,只願順服他,你只願還報他給你的一切,你只願歸服在他的權下。你不再拒絕他對你的引導、供應、看顧與保守,不再抗拒他對你的主宰與安排,你只願跟隨、陪伴他左右,你只願接受他作你唯一的生命,接受他作你唯一的主、唯一的神。

二○一四年八月十八日